2006年參加奇幻文化藝術基金會第三屆奇幻藝術獎「青龍獎」的作品,這是我第一次參加(也是目前唯一的一次)這種大型的徵文比賽,當時看到入圍名單就已經超感動了,沒想到很幸運的獲得了佳作的肯定,直到現在想到那時領獎的情景還是會有種樂翻天的感覺哩!

  這是評審給pei的評語:

  1.《女神之卵》是一部中規中矩的冒險故事,故事設定來說並非特別,從賞金獵人開始,祈求願望、被惡魔附身的路人、與自己的對抗、最終的願望等等,都是挺傳統的奇幻設定。但卻是部敘事完整的故事,每個主角活靈活現,讓整個故事中充滿人性。作者行文流暢,轉折傳統卻不草率,不用複雜深奧的情節取勝,而是以流暢的文字吸引人繼續閱讀。

  2.一般的奇幻冒險故事,設定上也沒有太多的突破,是較傳統的故事路線,很容易被拆到結局,但評審還是要說,雖然是很普通的設計,但看到那樣熱血理想的結果和主角的選擇,還是會讓我感動。


  嗯~自己回頭再看也覺得其實挺普通的,不過我還是粉喜歡這篇故事^_^!(有誰會覺得自己寫的東西很討厭的??)

  廢話打太多,還是快回到故事吧~本篇故事連序加尾聲共計12話,將分篇po出。對奇幻類小說有興趣或是空閒時間找不到事做又或是正在摸魚的人兒敬請觀賞(如果能留下感言那就更好啦^_^)。

--------【↓↓本篇要開始囉↓↓】--------

  奇蹟在欲望中失去光芒
  在緋紅的迴廊
  最初的記憶不復印象……
 
  人聲鼎沸的酒館,吟遊詩人坐在某個角落,指尖輕輕撥弄著豎琴,嘴裡唱著關於古老傳說的歌謠。
 
  手持酒杯微醺的人們,有的陶醉在音樂中,有的則是相談甚歡,在酒館深處的包廂內更是傳來陣陣笑聲。
 
  發出哇哈哈的豪邁笑聲的主人,是名有圓形禿、落腮鬍和超大啤酒肚的彪形大漢,在他身邊坐著一個美人兒和幾個大概是小弟的男子。
 
  美人兒有著輪廓深邃的眼鼻,像是閃耀著光芒的金髮高高盤了起來,修長的雙腿交疊著,豔麗中不失典雅高貴的氣質,讓人不禁疑惑像這樣的她怎會淪為陪酒賣笑的酒女。
 
  「哈哈哈哈!爽快!再來一杯!你們也多喝幾杯!」大漢將手中的酒一飲而盡後笑道,某個小弟趕緊上前斟酒,其他人則將自己的酒喝個精光。
 
  「有妳這樣的美人兒相伴,真是人生一大快事呀!」
 
  「您過獎了……」金髮的美女嬌羞的笑了一下,可能是醉眼朦朧,沒人發現她臉上的笑容有些僵硬。
  
  (該死的傢伙……要不是為了情報,我何必在這邊跟這群白癡耗!)
 
  她心裡不悅的咒罵著。
 
  說什麼用平常的方法不好得到情報……正這麼想時,腰間傳來手指摩來蹭去的觸感,她感到自己努力壓抑在心底的那把火似乎慢慢在增長。
 
  「……嗯?妳是怎麼啦?突然不說話啦?」
 
  「啊、喔……我是看您的項鍊的的出神了,呵呵,真是特別的款式啊。」
 
  「這玩意兒啊?哈哈,妳覺得怎麼樣啊?」
 
  指的是掛在禿頭大漢胸口的骨製項鍊,老實說在她看來是個毫無美感的裝飾品,不過她還是裝出一臉對它興緻勃勃的模樣,雙眼滴溜溜的盯著那東西看。
 
  「告訴妳啊,這可是用人骨做的喔。夠特別吧?」
 
  「什、什麼!」
 
  「再告訴妳啊,全都是美人兒的骨頭喲。」
 
  「……這、您不會也想把做成項鍊吧?」她假裝露出受到驚嚇的表情,嗲聲嗲氣的蠕動身子兩下,逗得大漢狂笑不已。
 
  像妳這樣的美人兒我哪裡捨得呢?說著大漢順手用他肥肥的手指捏了她的臀部一把,她的嘴角微微抽動,目光瞪向包廂的某個角落。
 
  「大爺喜歡人骨項鍊,那您知道眼球項鍊嗎?」
 
  她說的這種項鍊,用特殊的技術將精選的眼球做成項鍊的墜子,每個墜子都擁有獨一無二色彩,主要材料──眼球,是各種不同生物的眼球,甚至包括人類。
 
  「喔喔、妳也對這種東西有興趣啊?」
 
  她眨巴著眼點點頭。
 
  「我在同業的姐妹們之間看過,真的好特別喲!我也好想要,可是啊,那個姐姐死都不告訴我在哪兒買的,只說是客人送的。」美女的雙眉間出現了深深的凹痕,一副又可惜又懊惱的模樣。
 
  「哈!他們就是喜歡搞神秘,不過這種特殊的買賣沒門路還真找不著!」說著他彈了下手指,小弟便遞上了一本小冊子,翻了幾頁後他抽了一張小卡片出來在她面前晃了晃。
 
  「照著上面的地址去就行啦!到那裡亮出本大爺的名號啊、他們會自動拿出最上等的貨,還有額外的折扣哩!」
 
  賓果!她在心裡大聲歡呼。
 
  再忍一下就可以了……她直盯著那張小卡片,接著又對著禿頭大漢猛送秋波,期待的伸出雙手。
 
  只見他瞇起小小的眼睛賊賊的笑了一下,那張卡片越過她的雙手,被塞進了她穿在低胸背心下的性感內衣裡。
 
  她兩手握拳用力捶了桌子一下,站直了身子,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的眾人直愣愣的望著她。
 
  忍耐……忍耐……她一心這麼想著,努力調整面部表情,沒想到此時臀部傳來陣陣又捏又抓的感覺。
 
  就在腦海裡響起某條神經線斷聲響的同時,她的手肘已向後頂了出去,正中的鼻樑,鮮紅的血像是瀑布般從那對大大的鼻孔傾瀉而出。
 
  「老、老大!」瞬間所有人的酒意全飛了。
 
  「妳這死女人在幹什麼!」綁著馬尾的小弟朝著她伸出手,她靈巧的側身閃開,順便狠狠對著他的肚子補上一腳。
 
  「還在做什麼!一起上!」
 
  不算大的包廂裡開始了一場混戰,一名小弟毫不留情的向她揮拳,不過沒打中目標還被抓住手臂來了個過肩摔,正當想起身時,同伙的居然直接從他身上踩了過去,可憐的傢伙連哀號都來不及便暈厥過去。
 
  接著那個不顧同伴生死的傢伙從背後將她抱住,另一個頂著大光頭的則邊折手邊從正面走了過來,「妳個臭婊子!」說著他對著自己的拳頭哈了口氣,然後使盡全力揮出。
 
  也許是酒精作祟,這拳毫無準頭,沒傷到她半根頭髮反而正中自己的同伴,那個傢伙應聲倒下的瞬間,她細長的腿往上一踢,擊中他的下顎,應該可以說是現世報吧?
 
  「白癡。」她不屑的瞥了倒地不起的小弟們一眼,然後像是想起什麼的回頭朝沙發的方向瞪去。
 
  沙發上只剩那個留著鼻血的禿頭大漢,他正忙著止住像水龍頭壞掉般的鼻血,等他發現時,她已經拿著手槍抵在他油亮亮的額頭上。

  「剛剛摸得很順手嘛,死禿頭……」她的雙眼發出兇狠的光芒。
 
  原以為他會馬上跪地求饒,藉此好好修理他一頓,沒想到連半句狠話都尚未出口,這個看似猛虎的大漢居然已經嚇暈了。
 
  「呿、這樣也可以當老大啊?」她戳了戳大漢的圓肚子。
 
  接著她的目光又飄向了包廂的某個角落,並且將手槍扔了過去。
 
  「好痛!」那個看似空無一人的角落發出了哀號。
 
  「還不快點滾出來處理善後!」
 
  說著一個戴著單邊眼鏡的男人揉著頭走了出來,長相斯文的他兩眼淚汪汪的,想當然爾,被合金鋼材製成的槍砸中一定很痛。
 
  「少給我裝可憐!快點啦!你想看到他們醒來嗎?」
 
  「好兇……我弄就是了嘛。」男人邊說邊手腳俐落的將一群人五花大綁。
 
  「還不是因為你!害我被人當成……」她憤憤不平的罵道,不過「婊子」這兩個字她實在是說不出口。
 
  「唉喲、妳看我這個樣子,扮成女人能看嗎?看看我的伙伴妳,身材曼妙、冰肌玉骨、明眸皓齒……百媚千嬌的簡直比傳說中的精靈還要美麗!當然還是要妳出馬啊!」
 
  她扯下頭頂上的金色假髮砸向嘻皮笑臉的男人,露出的俐落短髮,顏色就像她的火爆脾氣一般,是鮮艷的紅褐色。
 
  「少廢話了,弄好就領賞去吧。」
 
  「就是個性不可愛了點……」男人邊走還不忘繼續碎碎唸道,不過下一秒又發出了慘叫,他的腳被狠狠的踩了一下。
 
  一個相貌斯文的男人跟一個火爆脾氣的美女,真實的身份是賞金獵人──以捉拿罪犯換取高額獎金維生的職業,在同業間小有名氣的兩人今天又是豐收,一舉拿下一個地方角頭,這已經是一個月來的第七個了。

  「這種人也值這麼多錢啊?」她提著大包金幣在面前晃啊晃的。
 
  「絲琳妳怎麼這樣說,人家好歹也是角頭老大耶!」搭話的是剛才的男人,他推了一下臉上的單邊眼鏡,滿臉期待的望著那包金幣。
 
  「那種癡肥、好色又膽小如鼠的傢伙也算是老大嗎?就像凱諾你一樣。」被稱作絲琳的紅髮女子扁著嘴反駁,卸下濃妝的她看起來十分年輕,就像是剛脫離少女時期一樣。
 
  男人露出了苦笑。
 
  名為凱諾的男人從外表看來文質彬彬,一般人都會猜他是做醫生或是教師之類的職業,說是賞金獵人沒半個人相信。
 
  「所謂『人不可貌相』嘛!就像光看臉誰知道絲琳是母老虎……」後面那句他刻意將音量降到最低,只不過還是被她給聽見了,馬上肘擊伺候。
 
  「痛痛痛……」
 
  「你這個傢伙!今天的賞金一毛都不分你!」
 
  凱諾聞言皺起眉頭,臉上浮現「怎麼這樣」的表情,然後趕緊討饒。
 
  「……看你可憐,我拿九成。本小姐我可是犧牲色相,陪酒賣笑還被東摸西摸耶!你呢?什麼也沒做!」
 
  「我有負責綁人啊……還有妳拿來抵在禿頭大叔頭上的槍是我的……九成太多了啦!六成?」
 
  絲琳瞪大了雙眼。
 
  「七、七成?」
 
  「八成,不要就算了。」說完她轉身就走,留下一臉委屈的凱諾,他嘆了口氣,可憐兮兮的追了上去。
 
  「噯、不然七成五啦……」
 
  時值落日西垂,斜陽夕照,滿天彩霞隨著晚風飄盪,街道仍舊熙來攘往,兩名賞金獵人和許許多多的普通人一樣,結束了一天的工作,準備好好享受悠閒的夜晚。
 
※※※※※
 
  「這是個流傳已久的古老傳說……」
 
  相傳這是在世界誕生之初,創造女神賜給人類的恩惠,祂將奇蹟般的力量授予一個人類,而這個被稱作「女神之卵」的人類,可以為另一名人類實現一個願望,願望實現後,力量會轉移到另一個人身上,是為「女神之卵」的繼承者。
 
  原本是女神的美意,好讓平凡的人類在遭遇危機之時得以平息的力量,但幾千年來這樣的美意早已受到扭曲,為了一己私欲,人們你爭我奪,因為搶奪「女神之卵」而引發的戰事屢見不鮮。
 
  也許是因為如此,力量繼承者再次出現的時間越來越長,距離上一任繼承者現身已有一百七十年了,沒有人知道新一任的繼承者究竟何時會再出現。
 
  「……妳對這種書有興趣啊?」凱諾懶洋洋的躺在涼椅上,手裡拿著特調的雞尾酒道。
 
  「反正沒事做,拿來看看又何妨。」絲琳頭也不抬的翻著一本看來泛黃老舊的書本。
 
  「旅店為什麼有這種書……」
 
  「真囉嗦,當然是給人看啊!」絲琳不耐煩的拿起涼椅上的靠枕扔向凱諾,他聳了聳肩繼續喝著雞尾酒,順便向一旁駐唱的歌手點了條輕鬆的歌。
 
  一陣子後,她將書闔上,「噯、為什麼要叫『女神之卵』啊?明明是人,跟卵有什麼關係嘛?」
 
  因為卵代表新生啊,凱諾如此說道,那個人得到的,是女神賜給人類自危機中新生的力量。
 
  「其實就是一開始有人這樣叫,經過不斷的留傳以後,就變成這個稱呼罷了。」

  絲琳臉上浮現「原來如此」的表情點了點頭,她雙眼滴溜溜的轉了兩下,似乎想像起什麼。
 
  「妳也相信這種傳說啊?」
 
  「這是史實吧?都有書記載了!」
 
  「書還不是人寫的,一百七十年、一千七百年還是一萬七千年,反正又沒人真正見過。」凱諾伸了伸懶腰,口氣頗不以為然。
 
  「……雖然只有一個,找到這個人,任何願望都可以實現耶!」
 
  「與其要求別人,還不如靠自己實現願望。」
 
  「……你偶爾也會說出像樣的話嘛。」
 
  絲琳瞇細了雙眼,戲謔般的戳了戳凱諾的肩膀。
 
  「什麼啊!我一直都是這樣的好不好!」
 
  悠閒的夜晚就在兩人的鬥嘴聲和駐唱歌手醉人的歌聲中悄悄過去。
創作者介紹

幻想‧妄想‧亂想

kake02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