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碌的一天在萬里無雲的好天氣中揭開序幕。

  村落的旅店外停了輛馬車,外觀看來十分豪華,由兩匹一身雪白的駿馬拉著,車廂一看就知道是用上好的木材製成,在陽光下讓人感覺閃閃發亮,能夠擁有這樣的馬車想必是達官顯貴。

  正疑惑著小小旅店前怎麼會有這種馬車時,一名戴著單邊眼鏡、穿著像是管家的男人急急忙忙打開了車門跳上車,還來不及看清裡頭究竟坐著怎樣的人,只見車門碰的一聲關上,馬車便開始往村落的出口緩緩移動。

  出了村落,車駛往北邊,經過一片麥田後來到了一個小城,最後停在一棟建築物前,雖然高大但有著樸實外表的建築,和富麗堂皇的馬車格外不搭。

  剛剛那名冒失的男人下了車,在車門口和地面間放上了小階梯,然後打起陽傘等著車內的人。

  一隻纖細的手從車門口伸了出來。

  「慢吞吞的!還不快過來扶我!」
 
  男人聞言趕緊用空著的那隻手上前小心翼翼的將其牽下馬車。
 
  「走。」聲音的主人頭戴裝飾有緞帶和人造花朵的麥稈帽,身上穿著大領口的綢布連身裙,手裡拿著絲質扇子,全身都是淡粉紅色的。
 
  兩人緩緩步向那棟建築的大門,將陽傘收好的男人拎起門環敲了幾下。不出幾秒便有人應門,門開了剛好一個人寬的大小,開門的人語氣平板的問道:
 
  「請問小姐有何指教?」
 
  她揚起下巴示意,身旁的男人從口袋中拿出了一張小卡片遞給門口那人,見了卡片後那人向他們鞠了個躬,大門敞開。
 
  他們被領著來到了大廳,說了聲請稍等之後那人便轉身離開。
 
  在等待的同時兩人四處觀察起環境,室內的裝潢美輪美奐,就像是來到高級旅店一般,完全無法想像外觀是那樣的樸素。
 
  半晌,那人回到他們面前,語調仍舊平板的說道:「讓您久等了,但必須告訴您,主人外出並不在這裡,沒辦法為您提供任何服務。」
 
  「什麼!人家千里迢迢來到這耶!」她不悅的嘟起嘴唇。
 
  「既然這樣,小姐我們就回去吧?被老爺發現可就慘啦!」
 
  「不要!人家花了大把鈔票才打聽到的!怎麼能空手而歸!要回去管家大叔你自己回去啦!」
 
  她開始嬌聲嬌氣的說自己是花費多大功夫才打探到消息,接著又是多千辛萬苦、經過長途跋涉才到達這個地方,然後一臉不甘心的長吁短嘆,她的管家只得在一旁搖頭苦笑。
 
  「……主人明天會回來,小姐您願意等嗎?」像是經過一番躊躇後那人說道。
 
  「願意願意,我可以等!」
 
  「那麼明日主人回來後,再請您來拜訪,這樣可以嗎?」
 
  「……可是這裡的旅店感覺不怎樣耶、人家不想住那邊。」
 
  「……我們這兒是有客房。」
 
  「真的?那我要住這裡!看這大廳的裝潢,你們的房間一定比外頭那家要好上百倍!」
 
  「不嫌棄的話就請您在此住一晚吧。請跟我來。」
 
  她瞇起眼露出微笑。
 
※※※※※
 
  在一頓精緻晚餐後,接待的侍者帶著遠道而來的兩位客人到了客房,房間正如想像的十分豪華,有兩張大床,還有一間寬敞的浴室。
 
  「請好好休息。」離去前侍者恭敬的說道,「另外,晚上請兩位不要任意走動,以免危險。」

  「?」兩人面面相覷。
 
  「這是因為我們這治安不太好,為了兩位的安全,希望您聽取我們的建議。」
 
  「喔、這樣啊,反正我累了。」她聳聳肩道。
 
  「那麼祝兩位今夜好夢。」說完侍者便退出了房間。
 
  當腳步聲越來越遠,確定侍者遠離房間後,她大大吐了口氣,整個人呈大字型的撲倒在床上,管家則進了浴室,經過一番梳洗後,年邁的大叔變成年輕的小伙子。
 
  「把臉弄成那樣真是難受。」講話的語調也變了許多,應該說是變回原來的聲音,喬裝成大叔的男人其實就是凱諾,像這樣的化妝技術是透過某人的巧手而成。
 
  「你哪有我辛苦啊!穿著這身鬼衣服真是要命!」
 
  「哈、要妳裝淑女本來就很困難……」話都沒說完,枕頭就飛了過來,才接下枕頭,又飛來一對鞋子,會對他的俊臉毫不留情的,也只有他的搭擋──絲琳,動作迅速的她已經換回平時習慣的輕裝。
 
  兩個賞金獵人喬裝成有特殊收藏嗜好的貴族小姐和管家來到此地,目的是為了擊破這個專門販賣生物製品的非法集團,不只眼球項鍊和人骨項鍊,只要是生物器官他們都有辦法變成任何裝飾或用品。
 
  只為滿足某些收藏家們變態的嗜好,不知已經犧牲掉多少動物的性命,而一開始僅是家禽寵物走丟,竟慢慢演變成多起失蹤人口案件,證明這股歪風已吹到了人體上。
 
  由於這門生意十分殘忍且嚴重違法,國家雖派員強力調查追補,始終徒勞無功,於是想借助賞金獵人們的力量,便在城市鄉野間發佈懸賞的消息。
 
  高額的獎金讓賞金獵人們躍躍欲試,但此集團藏匿的功夫了得,而且消息靈通,不是找不著就是找到卻人去樓空。
 
  凱諾和絲琳花了將近半年四處打探,終於在這個月逮到的第七個角頭老大那邊得到了正確的門路。

  「唉喲!我是說這種衣服跟妳的個性不合嘛。」說這句話時凱諾的床上推滿了絲琳扔過來的東西。
 
  她瞟了他一個白眼,他笑嘻嘻的把東西一一歸位。
 
  「好了啦、別鬧了,把臉上的妝卸一卸,休息休息吧!等半夜再去『探險』。」語畢他將油燈捻熄,姿態輕鬆的躺了下來。
 
※※※※※
 
  夜深人靜,幽幽的月光讓長長的走廊憑添一股詭譎的氣氛,兩個人影無聲的移動著。
 
  「這裡比想像中還大呢!」絲琳單手撐著下巴說道,凱諾頷首表示同感。
 
  拐過一個轉角,發現除了直行的通道,還有通往地下的階梯,兩人對看了一眼,從出了客房的三樓一直往下,結構簡單全是由空房間組成,沒有任何發現的他們決定往地下前進,相信必定會有所不同。
 
  向下踏了數級階梯後,凱諾聽見了人聲正接近著他們,於是兩人趕緊退回剛才過來時的轉角,並找到藏身的掩蔽物。
 
  「……都檢查過了嗎?」
 
  「是的。」
 
  「沒有異狀?尤其是Alexandrite。」(註)
 
  「是的。已經全部確認完畢。Alexandrite有交代值班的要特別注意,也特別換了新鎖。」
 
  「很好。那麼去休息吧。」
 
  隨著腳步聲的遠去,通道上恢復寂靜。
 
  「噯、聽到沒,他們說Alex什麼的?」
 
  「Alexandrite。沒記錯的話是寶石一種。」

  「寶石?」絲琳雙眼滴溜溜的轉了兩下,「他們不是賣生物飾品的,怎麼扯到寶石……」
 
  「我哪知道。」凱諾聳聳肩。
 
  「不過既然聽到了就……特別換了新鎖是吧。」他的嘴角微微上揚。
 
  下了階梯,眼前出現錯綜複雜的通道,兩人選擇正對著階梯的直行通道,這條通道上就有三個分叉,兩個左轉一個右轉,他們只得向前直行,不敢貿然轉彎。
 
  通道盡頭是一個約單人高度的門,門上了鎖。沒花多少功夫,鎖就被凱諾打開了,只是堆放雜物的倉庫。
 
  兩人回頭轉往最近的轉彎,裡頭有四道門,左邊兩個裡頭分別是各式用具和化學原料,右邊則全是書籍。
 
  回到原來的直行通道再往中間的轉彎進去,沿路的門都上了相同的鎖,兩人推測應當沒有特別的東西在裡頭,通道的盡頭又是三叉。
 
  「繼續直走?」絲琳的目光飄向直行的通道。
 
  正當他們大傷腦筋的同時,左轉的通道傳來清脆的走路聲,想必是剛才聽到的「值班的」,二話不說,兩人趕緊跟上。
 
  悄悄跟著拐了好幾個彎後,「值班的」在一道門前停下稍作檢查,確認沒有異常後離去。
 
  這扇門跟先前所見的並無不同,但看到其上的鎖便可知差別在哪,這是個密碼鎖,而這個鎖在燈光昏暗下還是明亮亮的,就像是新的一樣。
 
  「就是這裡吧。」凱諾笑了一下。
 
  註:Alexandrite,變石,音譯為「亞歷山大石」。變石古稱紫翠玉。由於它具有在陽光下呈綠色,在燭光和白熾燈下呈紅色的變色效應,許多詩人讚譽為「白晝裏的祖母綠,黑夜裏的紅寶石」。
創作者介紹

幻想‧妄想‧亂想

kake02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