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了鎖的鐵門前,凱諾露出自信的笑容,開鎖是他的拿手絕活之一,密碼鎖根本難不倒他。

  輕鬆的解開密碼鎖後,絲琳和凱諾輕手輕腳的進入,室內燈光稍嫌昏暗,空間頗大,雖然樸素了許多,擺設感覺跟他們住的客房倒是有些相像,兩人不禁疑惑起來。

  「這種地方居然也有客房……唉喲!」絲琳說著一頭撞上突然停下腳步的凱諾。

  「你幹嘛!」她摸了摸鼻頭,還打了凱諾一下,只是他都毫無反應,「看到什麼啊?」
 
  眼前是一張樣式簡單的床,一個瘦小的人影蜷縮在其上,仔細看應該是個留著長髮的女孩子,她正緩緩抬起頭望向凱諾和絲琳。
 
  不就是個女孩嗎?他是怎麼了……正想開口問問,凱諾便一把拉著絲琳往外跑,並且一言不發的循著原路奔回客房。
 
  「痛死了!」門剛帶上,絲琳就用力甩開凱諾抓得老緊的手。
 
  「剛剛是怕驚動這裡的人,現在好啦,你快說到底是怎麼了?」
 
  凱諾仍舊不發一語,只是低著頭喘氣。
 
  「……到底怎麼了?不過就是看到一個女孩,又不是什麼洪水猛獸……」
 
  他搖了搖頭。
 
  冷靜沉著的凱諾突然一反常態,現在看來更是臉色慘白,讓絲琳也開始感到不對勁,她滿臉擔憂的扶著他坐在床沿。
 
  許久後,他終於開口道:「……我沒事,妳不要擔心。」
 
  「什麼沒事,你很反常耶。」
 
  也不知道為什麼,當凱諾看見那名女孩之時,心底就生出一股莫名的波濤,是恐懼還是什麼他也說不清,總之就是有種在那個地方一秒都待不下的感覺。
 
  「怎麼會有那種感覺?」
 
  「我也不知道。」
 
  「不過、你的第六感通常很靈……不管有沒有機會,我們都別再接近那個地方了。」
 
  凱諾點點頭。
 
※※※※※
 
  烏雲悄悄占據了天空,將璀璨的陽光層層掩住,炎熱的午后下起一場傾盆大雨,直到太陽的光芒慢慢離開天際,屋內的燈火全都亮起之時,這場雨都尚未停歇。
 
  「讓您久候實在是不好意思,由於大雨驟降造成了主人的晚歸,在此由衷的向您致歉。」
 
  「唉、沒關係啦,下雨也不是你們的錯。」絲琳揮了揮手中的扇子,這已經不知是第幾次聽到他們這樣說了。
 
  口中雖這麼說,但早餐等過了午餐,午餐等到了下午茶,過了晚餐還是一樣,除了等還是等,讓很有耐性的兩人有種一直在拖延時間的感覺,要不是為了高額賞金,還真想問問這裡的人是不是在耍他們當好玩。
 
  此時,大門響起了聲音,一群人趕緊在門前排成整齊的兩列,領頭的人將大門開啟,一個修長的人影緩緩走進,所有人朝著門口深深鞠躬。
 
  「您回來了,主人。」
 
  那人頷首示意,比例良好的身材和堪稱美貌的俊臉相得益彰,從頭到腳均散發著的氣息,令人深感他的高貴。
 
  「聽說有客人在等我?」他的聲音富含讓人陶醉的磁性。
 
  「是的,是昨日來訪的客人。就在大廳那兒呢。」
  「先帶客人到『原物閣』,我隨後就到。」
 
  「謹遵您的指示。」
 
※※※※※
 
  偌大的房間裡,女孩坐在床上,她的表情很是苦惱。
 
  剛剛見到的那兩個人,從服裝很容易就分別出來,他們分明就不是,不是將她抓來軟禁在此的人的一份子。
 
  「我到底在做什麼……」她喪氣的搖著頭。
 
  如果他們和這裡毫無關係,也許可以……剛剛應該向他們求救,而不是傻傻的看著他們消失在眼前。她相信,這樣的機會不會再有了,一想到這,她就萬分懊悔。
 
  難道我要死在這裡嗎……她看著緊閉的門,無論再怎麼後悔,現在也只能放棄。
 
  她絕望的流下滴滴淚珠。
 
※※※※※
 
  絲琳與凱諾被人領著來到昨晚的地下室,經過數個轉彎,他們進入被稱為「原物閣」的房間。
 
  室內陳列著整齊的鐵製架子,架子上擺滿了各種不同大小的玻璃罐,罐子裡則裝著……各種器官。
 
  也分不清哪些是動物的,哪些是人類的,雖然見過不少世面,絲琳還是感到一陣反胃,早知道晚飯就少吃一些,她瞄了凱諾一眼,看臉上的表情大概可以知道他兩個人的感受相同。
 
  真想趕快離開這裡……就在兩人不約而同的這麼想時,背後響起了充滿磁性的說話聲:
 
  「讓遠道而來的客人久候多時,我這個主人真是深感抱歉。」

  「我是裘勒,再次獻上我最深的歉意。」說著俊美的年輕人深深向他們鞠了一躬。
 
  「唉呀、別這麼多禮嘛,只不過等了一下下罷了。」
 
  「小姐真是寬宏大量。」
 
  絲琳向裘勒拋了一個甜膩膩的笑容。
 
  「如您所見,這裡放的都是原料,要是小姐覺得無聊的話,我們就到『收藏間』,讓我為您詳細介紹我們這兒的商品。」
 
  「好啊,這邊讓我以為你們是做生物實驗的咧。」
 
  於是一行人離開了擺滿器官的「原物閣」,往裘勒所說的「收藏間」移動。
 
  名為「收藏間」的房間不大,擺放著給客人使用的高級沙發和桌子,桌子的正前方,有個不高的檯子,裘勒說那是「表演」用的,令人匪夷所思。
 
  「其他的就別拿出來了,我就直接說啦,我只要『瞳飾』。」
 
  說的就是指用眼球作成的物品,據打聽到的,除了項鍊墜子外,亦可要求做成別的製品。
 
  「小姐是這方面收藏家啊,我明白了。」
 
  不出多久的時間,桌面一一擺上了各種用眼球製成的物品,項鍊、手環、掛飾、茶杯、湯匙……想得到想不到的東西全都上了桌。
 
  絲琳和凱諾努力讓自己的表情看來不動聲色,不過仍難以掩飾心裡的震撼,凱諾全身猛冒冷汗,絲琳則是覺得自己的胃正陣陣翻騰。
 
  (沒見過這麼噁心的東西……)
 
  「小姐覺得如何?有喜歡的物品嗎?」裘勒微笑著說道,他幾乎眨都不眨的眼睛,讓人覺得格外不舒服。
 
  「沒有看起來特別的嘛。」絲琳搖了搖手中的扇子,口氣故意表現興緻缺缺的樣子將目光自桌面移走。
 
  「那麼看看『表演』好了。」
 
  說著裘勒彈了下手指,幾個侍者各推一個籠子出來,籠內關了貓、豹、雪鶚(貓頭鷹的一種)、狐狸等動物,裘勒解釋說這些動物的品種都是一等一的上等。
 
  「哇!雪鶚!我好喜歡雪鶚喲!」
 
  「那麼就選牠吧。」裘勒語畢,侍者將其他籠子推了出去,留下雪鶚的鳥籠。
 
  接著,在桌子前方的檯面上,上演了一場令人怵目驚心的「表演」。
 
  拿著奇怪器具的男子將雪鶚抓出籠子,沒多久,這隻雪鶚的雙眼就躺在托盤上放到了兩人面前。
 
  絲琳咬了咬下唇。凱諾則暗暗倒抽了一口氣。
 
  「如何?小姐想用這對雪鶚眼作成什麼製品?」裘勒的語氣平淡,表情就像是家常便飯一樣。
 
  「……」
 
  「覺得噁心就說吧。」他的態度讓人覺得他似乎早就料想到這兩人的反應。
 
  「什、什麼,更噁心的我都看過呢!」
 
  「是嗎?妳的臉色不太好呢。絲琳小姐。」
 
  「!」
 
  「絲琳‧葳特,近來突然掘起的賞金獵人,出道不久但已小有名氣,很多罪犯被妳,還有後面的那位先生,被你們倆給送入黑牢。」
 
  「凱諾‧萊曼,沒記錯名字吧?要化這種妝還真是辛苦,喔,你如果想拿出藏著的手槍的話就免了。他們幾個的動作會比你快的。」
 
  手正放在愛槍上的凱諾心頭一驚,往後一瞄,一排手持武器的侍者不知何時站在身後。
 
  「就憑你們二人也想抓我?實在是大膽到讓我佩服。」裘勒對啞口無言的兩人微微撇了撇嘴角。
 
  「不過……你們能找到這裡來已經算是不錯的,真是值得鼓勵啊。」他惺惺作態的拍了兩下手,那模樣實在是讓人想把他大卸八塊。
 
  「兩位好像沒什麼話想對我說了?」
 
  「給我帶走。就和她住在一起好了。」
 
  說著裘勒抬了抬下巴,幾個侍者上前將絲琳和凱諾架走,臨走前他還戲謔的對兩人這麼說道:
 
  「第一個成為我們商品的賞金獵人,哇、好有噱頭。」
 
  他的表情就像期待著將獵物撕裂的猛虎一般。
創作者介紹

幻想‧妄想‧亂想

kake02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