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我們實在太天真了。」凱諾望著眼前的鐵製大門說道,他管家大叔的老妝已經清洗完畢。

  「只能說我們的準備不夠完善。」絲琳頗有同感的騷騷頭皮。

  「現在該怎麼辦……」

  「把門打開就好啦,鎖跟昨天那個好像是一樣的。」
 
  兇巴巴的侍者,應該說是隨扈,被他們推進房的同時,凱諾稍微注意了門上的鎖。
 
  「鎖又不在裡面怎麼開!上了密碼鎖的門要出去只有破壞整個門,這不是你說過的嗎?」
 
  「我都忘了這回事。」凱諾吐了下舌頭,要破壞門也得有工具,但能夠當作工具的東西早在進門前全被搜光了。
 
  「有時候還真搞不清楚你到底是聰明還是耶。」
 
  絲琳起身踱步,往室內慢慢走去,這景象似乎十分眼熟?樸素的擺設、樣式簡單的床……還有同樣蜷縮在其上的長髮女孩,不同的只有她現在似乎正在夢鄉。
 
  是昨天那個房間?絲琳嚇了一跳,昨天才見她一眼,凱諾就整個人不對勁,要是跟她長時間待在同一個空間……她回頭瞄了凱諾一眼,他還坐在地上思考著出路。
 
  怎麼可能讓他不發現這裡還有另一個人呢……正在心裡嘀咕著,凱諾的聲音從背後飄來:
 
  「這裡好眼熟。」
 
  「啊!凱諾!你不要過來!」絲琳趕緊上前並大動作的想遮住凱諾的雙眼。
 
  「幹嘛?有啊妳……」凱諾皺起眉頭並扳開絲琳的手,「……這不是昨天那個女孩子嗎?」

  「就是啊!所以我才……咦?你沒事嘛!」
 
  「嗯?啊、對耶!」
 
  「真是的,昨天跟見鬼一樣,怎麼今天又沒事?」
 
  凱諾聳了聳肩,露出「我哪知道」的表情,同一時間,床上的女孩似乎受到說話聲的影響而逐漸清醒,她緩緩眨動眼皮,脖子左右扭了幾下,接著慢條斯理的坐起身來,當絲琳和凱諾進入眼簾時,她驚愕的倒抽了一口氣。
 
  「你……你們……」
 
  「見面了。」兩人異口同聲對她搖著手苦笑道。
 
※※※※※
 
  「這麼說,兩位是因為事跡敗露所以關到這裡嗎……」自稱為亞緹的長髮女孩說道,凱諾和絲琳面色尷尬的一起點頭,在她的臉上可以看到很明顯的失望神情。
 
  室內一片沉默,三個人不約而同的嘆起氣來。
 
  「不行!在這邊嘆氣也無濟於事!」絲琳雙手槌了下軟軟的床墊。
 
  「……雖然這個方法很爛,反正也別無選擇……說不定會見效……」
 
  結束喃喃自語的絲琳推著凱諾到鐵門邊,她要她細聽外頭的動靜,若有腳步聲就立即告訴她。
 
  「你的耳力比我好,所以就交給你聽囉!」
 
  「先告訴我妳想到什麼方法啦!」
 
  「囉嗦!快聽啦!」
 
  時間像是過了百歲千秋一樣,凱諾什麼也沒聽見。
 
  「唉喲……昨天不就有人嗎……難不成今天的人偷懶?」絲琳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在室內踱來踱去。
 
  「現在可以跟我說了吧?」凱諾沒好氣的推了推他的單邊眼鏡問道。
 
  「就是……」
 
  「等等。」凱諾舉起手以制止絲琳,他將耳朵貼到鐵門板上瞇起眼專心聆聽著,「……有人、嗯……從右邊正在接近這裡。」
 
  「太好了!快敲門!」
 
  鐵門受到雙份的敲擊發出了巨大聲響,沒多久,不用把耳朵貼到門板上,就可聽見匆促的腳步聲往這裡移動。
   
  「裡面的做什麼?大半夜的敲什麼敲!」自門外傳來如鐘般的罵聲。
 
  「這位先生,裡面出問題了!」絲琳用著急切的口氣如此說道。
 
  外頭傳來嗤之以鼻的笑聲。
 
  「出了問題?啊?賞金獵人小姐,妳該不是想說妳頭暈目眩、腹部劇痛、想要嘔吐吧?」
 
  「……你只說對了一樣,不,只能算半對,不是想吐,而是正在吐了。」
 
  「妳以為我有這麼好騙嗎?這種老掉牙的戲碼還真虧妳說的出來啊!」說話的聲音充滿嘲諷。
 
  「我哪有騙人……只是吐的人不是我也不是凱諾,是裡面那個小姐。」
 
  亞緹吃驚的睜大雙眼,一旁的凱諾已經了解伙伴想到的辦法,這時絲琳飄了個眼神給他,話不多說,凱諾便提高音量驚叫了起來:
 
  「這位小姐!妳沒事吧!到底是怎麼了?唉呀、吐到我身上了啦──」
 
  絲琳對著默契絕佳的伙伴比了個「做得好」的手勢。
 
  「先生,你有沒有聽到啊?裡面那個小姐現在正吐個沒完呢!你們是不是給她吃了什麼不乾淨的東西啊?」
 
  「胡扯!我們這從上到下的食物絕對都是最好的!再說,妳怎麼知道她有吃東西!」
 
  「餐盤又沒收走……真過份,就她有晚飯,雖然我們進來的時間晚了點……唉喲、這又不是重點!那位小姐從我們進來時就怪怪的,臉色蒼白、神情恍惚、冷汗直流,剛剛開始嘔吐不止……」
 
  「唉呀!小姐妳醒醒呀!絲琳!她昏倒了啦!」
 
  「先生,你一定要相信我!拜託你進來看看那位小姐吧!她已經暈倒了耶!
 
  門外沉默了下來。
 
  「……伙食房的搞什麼……沒有檢查……」
 
  「……怎麼特別在值班的時候……」
 
  「……要是被……不就……」
 
  外頭持續傳來嘀嘀咕咕的說話聲,語氣中流露著明顯的猶豫與不安。
 
  「先生、先生!現在事態嚴重,求求你……」
 
  話還沒說完,門外開始響起轉動密碼鎖的聲音,絲琳向凱諾揮手表示叫他做好準備,他點了點頭,折了折手指,然後要亞緹躺在地上假裝暈倒。
 
  喀的一聲,密碼鎖被解開,鐵門徐徐開啟,出現一名瘦瘦高高的男子,絲琳攤平雙手表示自己並未持有任何具攻擊性的物品,接著手往室內比了一下請男子進入。
 
  男子瞪了她一眼後朝裡頭走,他第一眼看到的是倒在地上的亞緹的腳,接著則是凱諾威力十足的拳頭,而在絲琳自他後腦杓補上一個肘擊後,能看見的大概只有黑暗一片了。
 
  「蠢蛋,折騰這麼久還不是被騙。」絲琳撥了撥她紅褐色的髮絲。
 
  「好啦,快走吧!等這傢伙醒來可就糟囉!」
 
  兩名賞金獵人頭也不回的準備離去,只剩亞緹一人還傻傻的看著躺在地上的男子,等她回過神時,只聽到凱諾和絲琳的腳步聲離她越來越遠,她慌慌張張的追了出去,用盡全力拉住了凱諾。
 
  「請等一下!」
 
  「嗯?」
 
  「我、我……」
 
  「……妳是想跟我們一塊逃嗎?」
 
  亞緹拼命點頭。凱諾拋了個眼神詢問伙伴的意見。
 
  絲琳先是猶豫了一下,不過想到在這麼複雜的地方落單的話,要逃出去實在困難,而著亞緹的模樣,也讓人感到有點同情……
 
  「想跟的話就跟吧。」
 
  「不過可別跟丟喔,到時再被抓回去我們可不管。」
 
  長髮的女孩用力點著頭以表感激。

  從兩名賞金獵人的背影裡,她似乎可以看到,那原本就要放棄的希望。
創作者介紹

幻想‧妄想‧亂想

kake02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