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某隻手將厚厚的門推了開來。

  外面是寬闊的庭園,夜來香正綻放著,傳來淡淡的優雅香氣,三條人影匆匆經過花叢,他們沒空欣賞潔白花朵的動人姿態,也無暇享受她清香宜人的氣息,當前最要緊的事就是加速離開這個地方。

  腳步尚未停歇,回首一望,眼裡映著樸素外表的建築物在夜裡的剪影,若不是在內走過一回,根本無法想像裡頭竟是如此複雜,更無法想像在裡面不時上演著一齣又一齣殘酷的悲劇。

  「幸好昨天有探過路。」凱諾吐了口氣說道。

  「還說咧,剛剛那邊要不是我贏就錯了。」絲琳的語氣頗不以為然。

  出了房門,亞緹才知道自己到了多複雜的地方,在不計其數的分叉轉彎中,凱諾和絲琳驚人的記憶力讓她稱奇;在這樣令人精神緊繃的情況下,他們始終不變的冷靜態度更是讓她佩服。

  正因如此,三個人幾乎是一路順暢無礙的離開這個恐怖的地方,只是當來最後一個叉路時出了點問題,他們對於要左轉還右轉似乎有些遲疑,而這兩人決定方向的辦法居然是:猜拳。

  「只走過一次難免會記錯嘛。」
 
  「你就承認腦袋比我差不就得了。」
 
  「是、是!聰明絕頂天下無雙的絲琳大小姐。」
 
  「這還差不多。」
 
  絲琳的下巴抬得高高的,然後拍拍凱諾的肩膀。
 
  「這個女的就是這麼天真,人家隨便講講尾巴就翹了起來……」凱諾湊到亞緹的耳邊用著自己以為很小的聲音如此說道,只是他的每句話(特別是不好的),絲琳似乎都能聽的一清二楚,馬上一拳飛向他的肚子。
 
  「……痛……」
  「唉呀、某個男的就是這麼多嘴,還以為講什麼人家都聽不到。」絲琳轉轉手腕,對亞緹頑皮的笑了一下。
 
  「妳就不能在別人面前留點面子給我嗎?」
 
  「面子?是啥?能吃嗎?」
 
  「妳這傢伙……」
 
  「什麼?你有意見啊?」說著絲琳狠狠揪起凱諾的耳朵。
 
  「好痛!不是說不准捏我耳朵嗎!!」
 
  亞緹聽著這一男一女的對話,忍不住會心一笑,這兩個人讓她感到十分可靠而安心,雖然有時他們的舉動和對話實在和賞金獵人的勁酷的印象完全不合。
 
  不過,能夠遇見他們實在是上天的恩惠,她由衷的這麼覺得。
 
※※※※※
 
  離開了那個令人害怕的城市,三個人一路北上,來到位於大陸最北端的小鎮。
 
  「好啦,到這邊就要跟妳分手了,我們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在小鎮的飯館裡,酒足飯飽後絲琳對亞緹如此說道。
 
  「對了,這個妳收著,用它回家去吧!」她拿出一個小袋子推向長髮女孩,直到現在才發現,她的髮色是少見的銀灰色。
 
  「裡面的錢絕對夠妳到任何地方,再遠都沒問題。」可以在這分文不付的大吃大喝,又有錢可以供亞緹作為旅費,全都歸功於凱諾,其實這家飯館是他大哥開的。
 
  應該感到萬分感激的亞緹,卻露出面有難色的表情將錢還給兩人。
 
  「我……我沒有家可以回去。」
 
  這下換成是凱諾和絲琳面有難色。
 
  「那、那我去跟我大哥說說,妳就先住在這裡,嗯……幫忙打理飯館抵住宿費如何?」
 
  「這辦法不錯耶,放心好了,凱諾的大哥一家人都很親切的。」
 
  她默默不語的搖了搖頭。
 
  氣氛一片尷尬,凱諾和絲琳面面相覷,無法了解亞緹為何拒絕他們的提議。
 
  短暫的沉默之後,亞緹像是鼓足萬分勇氣的樣子開口說道:
 
  「兩位,你們可以放下所有工作和我到一個地方去嗎?」
 
  兩人滿腹狐疑的互相對看了一眼,異口同聲道:「不可以。」
 
  然後他們開始你一句我一句的說他們有多少工作等著去做,行程早就排的滿滿,滿到一天的假期都沒有,而就算如此,他們倆的原則就是:工作第一賞金至上
 
  「可是、我……」
 
  「這位小妹,妳就好好這裡想想未來的事,如果有空的話我們也會再來看妳的,好嗎?」說著絲琳催促著凱諾起身,並用眼神示意快走。
 
  「請等一下!」
 
  兩人百般無奈的轉過頭來。
 
  「請問兩位聽過『女神之卵』的傳說嗎?」
 
  「……不就是妳前天看的那本書?」
 
  絲琳點頭稱是。
 
  「……等等,這位小妹,妳該不會想說,妳就是那個一百七十年後出現的『繼承者』吧?」
 
  亞緹臉上堅定的神色表示答案是肯定的。
  「雖然現在還只是『半熟』,但很快我就會成為真正的繼承者的!」
 
  「呵呵……」絲琳的笑聲中充滿著完全不予採信的感覺,「凱諾我們走。」
 
  「請等一下!拜託!」
 
  兩人再度莫可奈何的回過身,亞緹先是用著懇求的眼神看了他們一下,接著伸出上面纏滿了白色繃帶的左手。她一圈一圈將繃帶鬆開,然後將手掌攤在凱諾和絲琳面前。
 
  在亞緹不大的手掌上,佈滿了由許多奇怪符號組成的半圓形圖騰。
 
  凱諾滿臉寫著「這是什麼」的疑惑表情,絲琳則是雙眉緊蹙,她將臉靠近以便看清楚圖騰。
 
  「……雖然只有一半……這個我在書上看過!」
 
  亞緹對她點了點頭。
 
  「我們換個地方說。」
 
※※※※※
 
  地點換到了飯館樓上的自家房間。
 
  「……妳很肯定自己就是『繼承者』嗎?」
 
  長髮女孩點頭表示肯定。
 
  「其實我是最近才發現的……因為我們的歷史課剛好提到……」
 
  本來以為是生了怪病才會在手上長那些東西,但當圖騰越發明顯之時,又正好碰上在研讀相關的歷史,才不禁懷疑起來。
 
  「從發現開始我一直很小心,因為不太確定,就沒有告訴任何人,卻不知道到底是怎麼被別人知道的……一些不認識的人陸陸續續登門拜訪……用盡各種理由想帶我離開家裡,到後來甚至……」
 
  說著亞緹垂下了頭,細如縷絲的銀灰長髮遮住了小小的臉,她深深嘆了一口氣,一股悲傷的氛圍慢慢擴散開來。用不著她繼續說下去,凱諾和絲琳大概也可以知道發生了什麼。
 
  「我的家人全都在一場大火中亡故,從那之後我就一直四處躲避,結果半路上遇到了……」
 
  「遇到裘勒嗎?」
 
  提到這個名字,絲琳滿臉的嫌惡,而亞緹的表情變得比剛剛更加陰暗。
 
  「我也不知道是怎麼被那個人盯上的……遇到他時,他表示對我的遭遇很同情……到了那個地方,才知道原來他全是虛情假意。」
 
  「他只想把妳變成商品吧……」
 
  「對了,他們說的『Alexandrite』是什麼意思啊?為什麼這樣叫?
 
  「啊、那是……兩位請仔細看我的眼睛。」
 
  說著凱諾和絲琳紛紛將臉湊前盯著少女的雙眼看。
 
  「綠色……?」
 
  接著少女起身將窗簾全部拉上,接近傍晚的室內光線很弱,她請絲琳點起桌上的蠟燭燈,然後她示意要兩人再看一次。
 
  「……變成紅色……」
 
  「兩位聽過『變石』嗎?」亞緹笑了一下講到這凱諾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絲琳倒是還有聽沒懂。
 
  「就跟我之前說的一樣嘛,Alexandrite是寶石的一種,以前叫作紫翠玉,現在叫變石,好像很稀有,可貴的咧。
 
  絲琳「喔」的一聲表示了解,經過凱諾的解釋,再抬頭看看亞緹,不需要再多作說明,兩人已明白為什麼她被稱呼為「Alexandrite」。
 
  「那個人曾說過我是難得一見的珍寶……一開始我也有點困惑呢。」
 
※※※※※
 
  「那麼兩位是相信我了嗎?」
 
  凱諾和絲琳點了下頭,都已經看見那個圖騰,又聽過少女的種種經歷,老實說要不相信也很難。
 
  「……就算相信妳好了,可是要我們丟下工作(賞金)和妳去……」凱諾說著推了下他的單邊眼鏡。
 
  「求求你們,只要到了那個地方,成為『祈願者』,兩位想許什麼願望都可以,你們可以要求無限的財富,到時候就可以不用辛苦的追補犯人換取賞金……」
 
  「這樣說是很好啦……」絲琳歪著頭說道。
 
  「妳怎麼不索性找個沒人找得到的地方躲起來,誰的願望都別管就好了?」
 
  「這樣是不行的。」亞緹的雙眉間刻著深深的凹痕。
創作者介紹

幻想‧妄想‧亂想

kake02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