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到哪裡,那些人總是有辦法找到亞緹。

  一開始是自己的家變得殘破不堪,最愛的家人們失去生命;之後每到一個地方,幫助她的人都掉進了人間地獄,只要有自己在的地方,就有不幸的事會發生。

  久而久之,她變得不敢在某個地方久留,害怕帶給別人不屬於他們的災禍,只能像無根的浮萍一樣,毫無目標的到處飄來盪去。

  「我也想過乾脆結束自己的生命,可是我沒有勇氣,也不甘心就這樣……」

  她又一次垂下了頭。凱諾和絲琳不禁露出很是憐憫的表情。

  「不過……妳為什麼選我們?不怕我們也是不懷好意的傢伙嗎?」絲琳兩手一攤。

  「不會的!雖然只有相處短短的時間,我卻能感覺到你們的善良,若不是這樣,兩位也不會為我準備旅費,甚至要讓我在這裡住下。」

  她這樣說倒也沒錯。要是壞一點的人包準把她丟在那自個兒逃了。

  「……如果無法擺脫成為繼承者的命運,我希望至少能夠擁有自由選擇祈願者的權利,而不是被強迫實現某人的願望。」

  這樣不是變成我們兩被強迫中獎嗎……兩個賞金獵人相視苦笑。

  氣氛又變得默然無聲,亞緹用著懇切的眼神望著兩人。半晌,凱諾如此問道:
 
  「……成為祈願者,除了要求無限財富這種願望,其他願望也可以嗎?」
 
  「一般而言,應該是什麼願望都可以的,畢竟歷史沒有記載過任何被拒絕的祈願者。」亞緹想了一下後回答。

  「那我想要毀滅世界也可以囉?」

  這個問題讓亞緹一時為之語塞。

  「……雖然歷史上從未有許這種願望的祈願者,但也不能說不可以……」

  我是開玩笑的啦,凱諾爽朗的大笑起來,自己隨口說說的事亞緹居然信以為真。一旁的絲琳用手肘頂了他一下。

  「如果……把護送妳到某個地方當成是工作的話倒也不是不可行。」
 
  「真的嗎?」亞緹的雙眼一亮。
 
  凱諾向絲琳飄了個詢問的眼神,她扁扁嘴,歪著頭思考了一下。
 
  「既然凱諾都這樣說了,我還有什麼立場好反對。」絲琳看著雙手交疊,一副期待的亞緹說道。
 
  「現在可以告訴我們『那個地方』到底在哪?」
 
※※※※※
 
  按照亞緹所說的,他們的目的地「卵之塔」──為創造女神所建的神殿,位於另外一個在西方的大陸南南西端,路途可說是十分遙遠。
 
  「其實到之前那個地方西邊的港口比較多船可以坐……唉,可是現在實在不好再南下經過那裡……還好離這不遠也有一個小港口。」戴著單邊眼鏡的男賞金獵人指著攤平的羊皮地圖說著。
 
  「反正這邊有認識的人,到大港口要花的錢才多咧。」他的伙伴撥著紅褐色短髮接道。
 
  「那麼事不宜遲,為了避免裘勒的人馬查到這來,明天就出發。該準備的我們倆會準備,妳不用擔心,今天妳就好好休息休息、調整心情,知道了吧?」
 
  有著銀灰色長髮的女孩用著感激的神情不斷向凱諾和絲琳道謝,在經歷無數的悲劇後,她仍舊相信人性,也相信自己的選擇。
 
※※※※※
 
  天空一片湛藍,氣候十分晴朗,風浪也不算大,是個適合出航的好天氣。小小的港口停靠的船不多,大部份都是小型漁船,因此唯一一艘商船在其中看來特別突出。
 
  商船的主人跟凱諾是多年的舊識,對他的請求向來都是熱情的給予大力協助,這次也不例外,一聽說凱諾一行人需要用船,便二話不說的答應載他們一程。
 
  自這個港口搭商船到西邊大陸,離這裡最近的港口要半天的時間,若是選擇離卵之塔最近的港口,則要四天以上。
 
  為了不太過打擾經商的友人,他們只好放棄縮短與目的地的距離,選了位於這個大陸東北方的港口,時間大概只要兩天,下了船只要往西南走就成了。
 
  「剛好在這邊碰到他真是幸運,不然我們就只能坐漁船了呢。」凱諾笑容滿面的說著。
 
  船已離港有段時間,三個人在甲板上眺望著美麗的海上風景。搭上了船出海的現在,唯一能做的事,也只有等船到達目的地,在那之前對絲琳和凱諾來說可謂是難得的假日,看著風平浪靜海面、吹著舒適的海風,兩人不禁露出了輕鬆的神情。
 
  就在凱諾的友人準備好午餐,上到甲板來愉快的請三人享用的同時,傳來了眺望手大喊後方有一艘不明船隻正在接近的呼叫聲。
 
  一行人急忙趕到船尾察看,航海經驗豐富的船長馬上就認出了那深紅色的大船──一直以來令所有行船人為之頭疼的象徵,惡名昭彰的赤海盜
 
  「赤、赤海盜!」
 
  深紅的海盜船越來越接近,在船頭站了一個雙手插腰的高大身影。
 
  「不會吧……怎麼這麼倒楣!」雖然相隔還有一大段距離,但絲琳似乎已經知道那個身影所代表的真正身份,她的輕鬆表情垮了下去。
 
  而在聽到從船頭傳來的狂妄笑聲後,她的臉上更是蒙上一層陰影。
 
  「兄弟們,上啊!」兩船相接時,站在船頭的男人厲聲大喊,除了首領外,沒人能有這般氣勢。
 
  聲音一落,一群摩拳擦掌的海盜們跟著男人一擁而上,嚇得船上的人們個個驚慌失措、驚叫連連。
 
  「你們這群白癡,還不給我快點住手!」在混亂中傳來一句高喊的女聲,海盜們聞言,動作就這樣懸在半空中。
 
  「是哪個臭女人?居然如此大膽……」海盜頭子凶神惡煞的吼道,不過當他看到絲琳的臉時,猙獰的表情瞬間軟化下來,那喜出望外的模樣和上一秒相比,簡直是判若兩人。
 
  「喔喔!我的絲琳!這麼久沒見,妳還是這麼的美麗動人又充滿活力……」
 
  絲琳一臉怒氣沖沖的瞪著塊頭高大的海盜頭子。
 
  「誰是你的絲琳啊?少在那邊肉麻兮兮的,叫你的手下趕快給我滾蛋,要是傷到我朋友的船一絲一毫,你就完蛋了!」
 
  外表凶神惡煞的高大男人,非但沒有動怒,還乖乖的聽從絲琳的話,把手下全都差回自己的船上,簡直像條溫馴的狗狗。
 
  「可愛的絲琳,他們全都滾蛋了,妳就不要生氣了嘛。」
 
  絲琳不屑的哼了一聲。
 
  「話說回來,妳怎麼在這裡啊?要去哪呀?」
 
  「關你什麼事。」
 
  「不要這樣嘛,要不要我載妳一程啊,多遠都沒關係喔!」
 
  「我現在已經在船上了,用不著多事。」
 
  兩個人就這樣持續著一冷一熱的對話,堂堂的海盜頭子,竟像是不斷向主人撒嬌的寵物一般,不過這是在他看見某人之前的態度。
 
  「……妳也知道嘛,我的船又大又快,跟這條破……」話還沒講完,他的臉馬上沉了下去,他終於注意到那個死都不願見到的人。
 
  「那傢伙怎麼也在這裡?」他指著在絲琳的身後的凱諾說道。
 
  「我在這,當然也在這。」
  「你怎麼又忘了,我們是一對啊。」
 
  塊頭高大的的海盜頭子臉上一陣紅一陣青的,感覺像是快暈倒的樣子,凱諾則是一臉「又來了」的表情。
 
  「我不信!怎麼看都不覺得你們是那種關係嘛!一點都沒有情侶那種恩愛的感覺……」
 
  「在一起久了都是這樣啊!再說,我們恩愛還要給你看到不成!你要我說幾百次,這輩子我最愛的人,就只有凱諾一個!他愛的也只有我一個!」
 
  「凱諾你說是不是呀?」絲琳嬌滴滴的往凱諾的胸口靠了過去。
 
  「啊?」
 
  她威脅性的在他大腿捏了一把。
 
  「呃……是是是,她怎麼說怎麼是……」凱諾的臉扭了一下,不過他還是很配合的將手搭到絲琳的肩上,以避免大腿繼續遭受無妄之災。
 
  「信不信隨便你。好啦,你要是話講完就可以閃人了,我們很忙。」
 
  無言以對的海盜頭子垂頭喪氣的跳回自己的船上,原以為他會就此離開,沒想到一踏上船他便大吼:
 
  「準備火藥!給我擊沉那艘船!」
 
  語畢眾海盜手腳俐落的開始準備火藥,而絲琳所在的船上的人們在逃也逃不掉的情況下,陷入極度恐慌的狀態,整艘船亂哄哄的。
 
  「你敢!要是你敢傷到這船一根寒毛,我跟你沒完沒了!」絲琳憤怒的大喊道,她隨手朝深紅的大船砸了某樣東西,不過被海盜頭子接個正著。
 
  「要我放過這船也可以啦,只要妳過來我這邊,讓我送妳到目的地就行了。」
 
  「……」
 
  「如何?沒那麼多時間考慮喔,再慢就來不及啦。」他將絲琳扔過來的東西咚一聲的丟入海中暗示船沉的樣子。
 
  「你這卑鄙小人……」
 
  形勢剎時逆轉了過來。看著那大塊頭賊賊的笑容,絲琳氣得牙癢癢的,凱諾滿臉無奈,亞緹和船上其他人則是顯得不知所措。
 
  短暫的沉默後,絲琳莫可奈何的答應了海盜頭子的要求。
 
  「不過,他們也要跟來。」她朝背後指著凱諾跟亞緹說道。
 
  「……這個小姑娘跟妳過來倒是可以,」他瞄了亞緹一眼,接著用極不友善的眼神瞪了凱諾一下。
 
  「他就不必了吧。我的船啊,除了船員以外,是不能讓其他男人上去的耶。」
 
  絲琳的嘴角抽動了兩下,然後歇斯底里的狂吼:「他不過去,我就不過去!不然你現在就把我們全轟了算啦!」
 
  「唔……」絲琳的話顯然起了作用,海盜頭子轉身對手下們命令道:「我說開火才發射,聽見了沒?」
 
  「要轟就快轟!不過我告訴你!我死了變成也不會放過你的──!」她瞪圓眼指著大塊頭,把音量提高八倍說道。
 
  「……好啦好啦,不要說什麼死不死的嘛,一起過去就一起過去。」不久後他兩手一攤有些勉強的回答。
 
  與友人深深的道謝與致歉後,絲琳和凱諾、亞緹登上了深紅色的大船。
創作者介紹

幻想‧妄想‧亂想

kake02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