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赤海盜的船上渡過的這幾天,絲琳一行人可說是受到了貴賓級的禮遇。

  高檔的食物三餐輪番上陣,歌舞聲毫不間斷,整艘船就像是開起永不停歇的嘉年華會一樣,充滿了狂歡的氣氛。

  除了海盜頭子對凱諾始終不友善的態度外,三個人跟海盜們的相處倒是十分融洽,很快的就打成一片,從海盜們的口中也聽說了絲琳和海盜頭子的淵源。

  「話說我們渥利老大還沒當上頭子前啊,遇上了剛出道的絲琳小姐,從那時就煞到她了咧。」一名海盜趁著頭子不注時偷偷跟亞緹如此說道,渥利是他們老大的名字。

  「我們行走天下,什麼女人沒見過!不過啊,敢對我們老大如此兇悍的,也只有絲琳小姐了!」
 
  亞緹噗的一聲笑了出來,看著渥利對絲琳猛獻殷勤的模樣,實在很難想像他是個凶悍的大海盜。
 
  天氣依舊晴空萬里,使得船的航行出奇的順利,不到四天船就來到了西方大陸的南端外海,距離卵之塔最近的港口。
 
  「為了不嚇到港口的人,我想我們自己划小艇到那邊去比較好。」絲琳看著越來越清析的港口輪廓,對渥利說道。
 
  「那怎麼行,怎麼能讓妳做這種事咧!」說是不想讓絲琳花費力氣划船,其實渥利是對她的即將離去感到依依不捨。
 
  「我可不想一到那邊就引起大騷動!到時候有人去報官就麻煩啦!」
 
  「還是,你就這麼想去蹲黑牢?我可不要到那種地方去。」
 
  「……好吧。」
 
  說著三人踏上船上的小艇,渥利指揮手下將其降落到海面。
 
  「雖然一開始覺得有點倒楣,不過託你的福,我們省了不少功夫,」臨行前,絲琳對大塊頭喊道,「謝謝你囉!」
  她揮了揮手後對他拋了個甜美的笑容,看得渥利目瞪口呆,這幾天來,他始終沒有給凱諾好臉色,相對的絲琳也從未露出這樣的表情,讓他一直感到實在很喪氣,沒想到在這離別的時刻,能看見她如此燦爛的笑容。
 
  望著絲琳離去的背影,渥利傻笑了起來,海盜們吹起口哨,當三人因為口哨聲而好奇的回頭張望時,整艘船更是爆出了歡呼。
 
  海盜頭子面紅耳赤的斥責起他的手下,絲琳滿臉尷尬的差點連槳都快脫手,凱諾和亞緹則是一面偷笑一面努力的划著槳。
 
  三人和海盜們就此分手,繼續踏上了前往卵之塔的路途。
 
※※※※※
 
  「嗯……接下來要進入『聖山』赫芬沃,卵之塔就在山頂。」在港口旅店內,凱諾看過地圖後說道。
 
  「什麼聖山嘛,說得好聽。聽說啊,很多一流好手都一去不回呢。」絲琳擠了擠臉接道,她的話讓人感到冷汗直流。
 
  據了解,赫芬沃的山路崎嶇、地勢險峻,要登頂十分不容易,還被人稱作是「往天國的山」。
 
  「除了山路難走外,在進山之前,我們一定要特別小心,不能讓任何人發現亞緹的身份,否則事情會越變越麻煩。」
 
  三個人互相點了點頭。
 
  光想到要上山就覺得有夠頭大,如果再遇到一些有的沒的人來進行繼承者的爭奪大戰……所幸到目前為止還沒發生這樣的事(「廢話,我們都在海上飄啊。」絲琳如此說道)。
 
  翌日,準備妥當的三人出了港口一路西行。在地圖上看起來很短的距離,實際上要花費的功夫還真不少,直到日正當中的正午時分,他們才抵達赫芬沃山腳下的村子,反正時間剛好,三人便在村子休息用餐。
 
  「對了,妳上次說的『半熟』是什麼意思啊?」凱諾咬了一口半熟的煎蛋後如此問道。
  「你幹嘛在人來人往的地方問這件事……」絲琳打了凱諾一下,並壓低音量說道,雖然嘴上這麼說,但她其實也很好奇。
 
  「因為剛好在吃半熟蛋嘛……」
 
  亞緹苦笑了一下,「你們上次看到的,不是只有一半嗎?」她指著自己的手。
 
  凱諾和絲琳點了點頭。
 
  「我還不算是完全的(繼承者),因為另一半(圖騰)還沒全部浮現,不過看樣子也快了。」她技巧性的回答著問題。
 
  「繼承者不是被稱為女神之卵嗎?」
 
  「繼承者」、「女神之卵」這兩個名詞亞緹沒有發出聲來。
 
  「其實每一個都需要一段時間才會變完全,像這樣還不是完全的,就像半熟蛋一樣。所以被稱為『半熟』。」
 
  兩名賞金獵人露出「原來如此」的表情,然後他們趕緊結束這個話題。
 
  過了正午,火熱的太陽被遠處飄來的雲層漸漸蓋住,看來並不像要下雨的天氣,不過毒辣的陽光減少了許多,再加上微微的涼風,使溫度涼爽了不少,對於要爬山的人們來說實在是一大福音。
 
  「這麼高的山,不知道要多少的時間才能到頂端呢……」亞緹望著被雲朵籠罩住的山峰嘆道。
 
  自山腳下向上遠眺,赫芬沃的山峰高聳入雲,不只因為山路崎嶇難行,光是看她的高度,被稱作「往天國的山」也名符其實。
 
  離開村子,三人用散步般的速度朝赫芬沃前進,然而,這般悠閒的心情卻維持不長。亞緹和絲琳才聊起女生的專屬話題沒多久,凱諾就發現他們被人跟蹤了。
 
  根據凱諾的判斷,跟蹤者僅有一名。一開始,他們只是加快速度想藉此甩掉尾隨在後的人,但那人始終沒有要放棄的意思。而之前還會稍作躲藏的跟蹤者,後來竟變得明目張膽的跟著他們。
 
  這讓三人感到十分不悅且無法放心。
 
  就在抵達赫芬沃登山步道之時,絲琳首先忍無可忍,她猛一回身,手腕順勢一揮,隨著「咻」的聲響,她的愛用武器──長鞭,就像出籠的猛蛇一般,只見它在半空中盤捲數圈後,那個跟蹤者就被緊緊纏住,再使勁一拉,那人只得撲倒在地。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要一直緊跟著我們?」凱諾跟著拿出手槍抵在那人頭上厲聲問道。
 
  「饒饒饒、饒命啊!」那人急忙大喊,聲音聽來是個年輕的青年。
 
  「那你還不快說你是誰!」絲琳氣憤的踩了他一腳。
 
  「我、我……我不是故意要跟、跟著你們的啦……唉、早知道剛剛直接先問就好了……」他抬起頭來結結巴巴的說著,戴著的圓框眼鏡歪了一邊。
 
  三人面面相覷。
 
  「實在是很抱歉。我叫維德……」長相秀氣的青年腰彎了九十度鞠躬道,在亞緹的建議下,他已經脫離了長鞭的糾纏。
 
  他表示自己前來此地是為了到山頂的卵之塔參拜,但因聽聞山路崎嶇難行,所以臨時想要結伴同行。
 
  「真的是很抱歉……因為想確定幾位是否要上山所以才尾隨在後。」滿頭黑色亂髮的青年再度彎下腰。
 
  「直接問不就得了。要是我剛剛拿的是槍你就死定啦。」
 
  「是的,真的很抱歉。請問三位也是要到創造女神的神殿參拜嗎?」
 
  三人互相交換了一下眼神,既然對方已經幫他們想好藉口,不妨就順著他的話說,以降低露出破綻的風險。
 
  「是啊。其實我們是從東方大陸來這裡觀光的啦,無論是這座山還是山頂的神殿都遠近馳名呢,不來朝拜一下怎麼行?」絲琳將手指合攏擺在額頭上作出四處觀望的模樣,凱諾和亞緹也開始你一句我一句的裝成是興奮的觀光客。

  「這樣啊,那三位願意和我一同上山嗎?」維德推了推他的圓框眼鏡問道。
 
  老實說,他們很想拒絕眼前這名青年。即使他再三強調他事前對此地做了完整的調查、齊全的準備,但他那副弱不禁風又傻頭傻腦的德行,實在讓人難以信服。不過看在他誠懇的態度,以及那張記錄的密密麻麻的地圖的份上,最後還是勉為其難的答應他的要求。
 
  而接下來的路途中,維德也漸漸印證的他所言不假,尤其那張不起眼的地圖,哪條路可行,哪條路不通,哪條路是捷徑……詳細的程度超乎想像。
 
  傍晚,一行人來到了赫芬沃的第一個中繼站。在這裡有一間旅店、山產店和手工藝品店,規模都不算大,不過總和起來也算是挺不錯的,吃的、喝的、用的樣樣不缺。
 
  「在這邊要好好休息,多儲存一些體力喔。」維德翻著他的資料說道,「越上面啊休息的地方越簡陋,因為海拔太高沒人要上去。」
 
  維德的資料顯示,在赫芬沃總共有三個休息站,第一個就如所見的像是個小型休憩區;第二個是年代久遠、早已不知何時搭建的小木屋,沒有人管理是個可以任意使用的地方。
 
  第三個是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茶水站,會這麼講是因為很難理解究竟是什麼人,會在這麼高的地方設立提供茶水的地方,在鄉間盛傳是善良的森精靈用魔法變的,也有人說是女神給予不辭辛勞上山的人們的小小恩惠。
 
  「有人說越靠近塔附近就越多奇怪的事,有人說那邊現在有罕見怪物出沒,還有人說有什麼靈異事件!反正什麼傳言都有,到時候我們自己親眼確認看看就知道了。」維德愉快的為三人解釋道。
 
  隨著微涼的晚風,夜漸深沉,雲變得淡薄,月光溫柔了整個天空。
 
  在入睡前亞緹對著天空祈禱,希望接下來的路途能順利無礙,完成她心裡小小的祈求──為自己所選擇的祈願者實現願望。
創作者介紹

幻想‧妄想‧亂想

kake02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