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雖然有記錄詳盡的地圖,但仍舊無法改變難以行走的道路和祈求凶猛怪物不會突然出現,加上驟然下起的傾盆大雨,讓一行人登頂的路途變得更加艱辛。

  「我的老天,這是哪門子的聖山啊!獅子、老虎、大灰熊,樹精、鳥人、史萊姆……我看這裡除了沒有以外什麼都有的樣子!」

  攤在小木屋的椅子上說這句話時,已經是超過薄暮時分的事了。

  「哈哈……或許就是因為是聖山才什麼都有……」凱諾無力的回應同伴的抱怨。
 
  「人家不是說創造女神是慈愛的化身嗎?祂對任何生命都是包容……」
 
  「三位休息一下,我來負責晚飯吧!」相較於明顯累攤的凱諾和絲琳,維德雖然稍有疲態,但精神卻出乎預料的好。
 
  「我也來幫忙好了。」亞緹在一旁附和道。
 
  「啊、亞緹小姐也一塊休息吧,我一個人沒關係的。」
 
  「都是你們在保護我……什麼都沒做的我又怎麼會累呢?」
 
  「做晚飯這種小事應該交給我才對。」,她將袖子挽起,順手拿了一個小鍋子。
 
  「……那就一起做吧!」維德瞇起雙眼對亞緹笑了一下。
 
  邊準備邊聊天的兩人,或許是因為年齡相仿,很快的就打成一片,而在個性上兩人也有許多相似的地方,比起同性的絲琳,亞緹跟維德反而有更多的話題可聊,他風趣的談吐、豐富的學識更是讓她感到欽佩。
 
  夜深,下了近整天的雨總算停歇,厚厚的烏雲正慢慢散去,四處彌漫著潮濕的泥土味,由於大雨過後,使得在山上本來就不高的室外溫度更加下降,甚至有種冬天的感覺。
 
  「待在外面太久會感冒的喲。」維德對著坐在屋外長椅上的長髮少女如此說道。
 
  「沒有關係,我不怕冷的。」抬著頭遙望著天際的她搖了搖頭笑道,星星和月亮正結伴在夜空露出臉來。
 
  越是接近山頂,亞緹的心情越是複雜。
 
  忽然,她開始對自己的決定有些動搖,究竟這樣做是好是壞?是對是錯?到底是繼續往卵之塔前進好?還是乾脆下山找地方躲起來好?
 
  而當這樣的心情越來越糾纏不清之時,她又是嘆氣,又是搖頭。
 
  「妳有心事嗎?」維德側著臉,同樣望著天空問道。
 
  「……沒什麼啦、其實是對自己做的決定感到有點煩惱。」她苦笑了一下。
  
  「妳相信自己嗎?」
 
  「嗯?」
 
  「如果妳相信自己,就可以對自己的決定有自信。」
 
  亞緹聽著將頭倒向左邊,然後又慢慢的倒向右邊。半晌,她突然感到豁然開朗。
 
  「妳相信自己嗎?」維德轉過頭看著亞緹,她對他綻開笑臉,兩個人笑成了一團。
 
  相信自己……沒錯,不就是自己最初的堅持嗎?
 
  再度抬起頭,亞緹又笑了出來,或許是山上稀薄的空氣讓她腦袋不清吧,連如此簡單的事都想不通,簡直就是在自尋煩腦。
 
  「亞緹小姐……」
 
  「你可以叫我的名字就好。」
 
  「是的。亞緹……」維德垂下頭,說話的語調嚴肅了起來。

  亞緹似乎也感受到氣氛有所不同而正襟危坐了起來。
 
  黑髮的青年抬起頭,滿臉認真且嚴肅的注視著銀灰色長髮的少女。
 
※※※※※
 
  「你在說什麼?這種事我怎麼可以答應!」
 
  戴著圓框眼鏡的青年和灰銀色長髮的少女之間擺著一把銀製的左輪手槍,少女面帶驚訝的表情將它推回青年的身邊。
   
  「拜託妳!我的時間越來越少了……只能趁這時候拜託妳了!」維德情緒激動的抓起亞緹的雙手說道。
 
  「我不懂你的意思……我不能……」
 
  維德垂下頭吐著氣,片刻,他鬆開少女的手說道:「實在沒有時間說明一切……但我可以告訴妳,」
 
  「這裡,住著一個惡魔。」他指著自己的胸口。
 
  亞緹雙眉間的凹痕因為疑惑而越陷越深。
 
  「我一直竭盡全力在控制著……可是,最近卻一次比一次困難……在這樣下去,我怕沒辦法再制住了……」
 
  「我還是不懂……」
 
  「到時候妳就會知道了!總之,」維德抓住亞緹的肩膀。
 
  「雖然我們相處的時間不長,但是我確信妳是個值得相信的好女孩,妳一定要記住我接下來說的話……」
 
  亞緹開口想說些什麼,但馬上被維德打斷:
 
  「聽好,這個妳一定要收好,必要的時候絕對會派上用場!到那時妳一定要記得,不要留情,一定要開槍!」他拉起亞緹的手再度將那把手槍放在她手上。
 
  「可是、我、你……」
 
  「我已經沒有退路,拜託妳了!」維德雙眼直視著亞緹,他的眼神內包含了懇求、悲傷,還有一股莫名的恐懼。
 
  看著這樣的維德,滿腦子裡裝滿了疑惑的亞緹不知該如何是好。最終,她還是抵不過他再三的拜託,勉為其難的收下了槍,允諾了他的請求。
 
  「子彈只有一發,到了必須要開槍的時候,妳一定要記得,瞄準心臟!我相信妳,妳一定做得到。」
 
  這句最後維德在進屋前說的話,一直在亞緹的腦海裡盤旋不去,銀製左輪手槍槍身的寒冷反光映在眼裡感覺格外諷刺。
 
  失眠的少女直到白光劃破天際,還是無法理解,自己會有必須使用手上那把兇器的時候,而且要對準那樣善良的青年的心臟……
 
※※※※※
 
  「我想,我們今天也許就能到達山頂呢!」黑髮青年的語氣聽來有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望著晴朗的天空,昨日厚重的烏雲不復存在。
 
  一男一女的賞金獵人相視而笑,他們能夠了解維德的感受,相信等到了山頂,他們的目的地,心情一定會比現在更加愉快。
 
  但長髮少女卻不這麼認為,自從昨晚聽過維德的話以後,她的不安又慢慢自心底爬了出來,不完全是為了自己,這感覺像是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一樣。
 
  「亞緹妳怎麼啦?臉色發白耶!昨天沒有睡好嗎?」絲琳轉過頭盯著亞緹的臉問道,不單是臉色發白,她緊咬著下唇,雙眉顰蹙,模樣嚴肅到有點嚇人。
 
  「啊?」直到凱諾的臉也湊了過來,亞緹才回過神來。
 
  「怎麼了?妳還好嗎……?」
 
  「……喔、我沒事啦……其實是昨天做了不好的夢……」她結結巴巴的敷衍道。
 
  「唉、就快到了,妳的心情一定很複雜吧!也真是苦了妳……」絲琳心疼的小聲說道,像亞緹這樣年紀的女孩,就跟自己的妹妹沒什麼兩樣,然而她的命運卻是如此多舛,叫人不禁為她嘆息。
 
  「妳不要想太多,一切都會順利的!」凱諾拍拍亞緹的肩膀鼓勵道。
 
  「……我沒事啦!」亞緹努力擠出笑容。
 
  「就像凱諾哥說的一樣,我也相信一切都會順利的!」她往前跨了幾步後,回身笑道:
 
  「我們趕快繼續前進吧!」
 
  凱諾和絲琳再度相視而笑,然後跟了上去。殿後的維德,只得用著萬分抱歉的眼神望著亞緹的背影。
 
  「對不起……我也只能這麼做了。」
創作者介紹

幻想‧妄想‧亂想

kake02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