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要命……」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爬上山谷的凱諾與絲琳,坐在地上大口喘氣著。

  就在兩人的雙腳離開橋面的瞬間,反應敏捷的凱諾伸手將絲琳腰間的黑色長鞭取走,向上一甩,很幸運的,黑蛇纏住了橋台,而凱諾也即時拉住了絲琳。

  「混帳東西……最近怎麼老是碰到這種倒楣事啊!」絲琳歇斯底里的抓著她的紅褐短髮。

  「只能說我們的準備不夠完善……」凱諾邊將他的單邊眼鏡戴好邊說道。這句聽起來很熟悉的話在不久前逃出某地時絲琳說過。
 
  「準備個大頭啊!為了躲避裘勒那個變態男人,我們匆匆出港,又遇上渥利那個笨蛋,連要落地再調查細節的機會都沒有耶!」

  「現在說這個也於事無補……我們還是趕快追上去比較實在,」說著凱諾站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接著伸手將絲琳拉起。
 
  「看那個傢伙的德性,難保他不會許莫名其妙的願望。」
 
※※※※※
 
  來到卵之塔的外殿,四處寂靜無聲,步道兩側種了兩排樹,四周的空地矗立著十字碑,沒有詭異的氣氛,反倒是一股莊嚴肅穆的感覺彌漫其間。
 
  「妳到處張望在看什麼啊?是在期待那兩個蠢蛋會再出現,還是在看那些同類呀?」斯克姆語調冰冷的說道,字句間無不帶著嘲諷之意。
 
  亞緹緊咬著下唇憤憤不平的瞪了斯克姆一眼。
 
  「我問你,維德呢?」
 
  斯克姆挑了下眉毛,「維德?呿、我之前就說過了,他現在在睡覺呢。」
 
  「你騙人!他怎麼可能放任你在這胡作非為!」
 
  「嘖嘖嘖、妳真是個聰明的小姑娘。」
 
  「他不睡我也有辦法要他睡。人類總是贏不了永生族。」說著他又發出那種令人氣憤的笑聲。
 
  我該怎麼辦……長髮少女心急的想著,此時她真的痛恨自己,對於那個可惡傢伙只能束手無策。
 
  「妳不要在那邊磨磨蹭蹭的,如果妳這麼喜歡我使用暴力的話……說穿了妳也只是個容器罷了,我幹嘛對妳這麼溫柔?」說著他伸手推了亞緹幾下,催促她邁開腳步。
 
  亞緹緩緩向前踏了兩步,突然,她想起掛在腰間的某樣東西,對了,那把左輪手槍!

  「嘖嘖、如果是想拿維德給妳的那玩意兒出來,就免了吧。」斯克姆的語氣像是早就看透了亞緹的想法,她睜大了雙眼,右手停在腰際。

  「就算子彈有用,開槍的人沒用的話……」他將臉湊到亞緹面前拋了個可恨的笑容,然後將手搭到她的肩上,逼迫她繼續前進。
 
  的確,就算持有致命的武器,但是無法精準命中朝目標的話,即便武器再強大也是白搭,就算是動作再敏捷的人,也無法跟有著吸血鬼血統的人相比,更何況子彈只有一發,根本沒有失手的餘地。
 
  難道還是只能放棄嗎……就在亞緹徹底體認到自己的無力之時,遠方傳來一記聲響,某個東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從兩人背後飛了過來。
 
  黑髮青年推了少女一把,她跌倒在地的瞬間,他朝著另一個方向撲倒。那東西命中卵之塔大門口的古老牆壁,在上面鑿了一個洞。
 
  「到此為止了,你這個混帳東西。」一個帶著喘氣的熟悉女聲隨後如此說道。
 
  「絲琳!」
 
 除了正在揮手示意的絲琳之外,還有站在其後拿著冒著硝煙的手槍的凱諾。
 
  「凱諾!」

  斯克姆緩緩起身,一面整了整身上的灰塵一面轉過頭來。
 
  「怎麼?小子,你看到我們兩個好像很不高興啊?」絲琳對著表情暗淡的青年用嘲諷般的口氣說道。他沒有回話。
 
  「喔、你該不會是沒想到,從那種地方摔下去也不一定會死吧?我知道了,不管是人也好,吸血鬼也好,半吸血鬼也好,都有一段少不經事的天真時期嘛?」
 
  「……哼。」斯克姆推了一下他的圓框眼鏡,「天真的不知道是誰啊?」
 
  「我好心給你們安排了那麼輕鬆的死法,兩位好像不領情的樣子?還從那種地方爬上來特地跑來這裡送死,真是精神可嘉啊……」
 
  「少說大話了!要來就來啊!」話聲剛落,絲琳的長鞭就朝著黑髮青年飛了過去,只是凶猛的黑蛇似乎落了空,它在空中抽直後,直直落在石頭步道上,將其劈成兩半,原先站在那裡的目標早已消失。
 
  「絲琳!小心點!看來那傢伙是開始了!」凱諾的告誡聲在背後響起。
 
  雖然兩人從未遇上所謂的吸血鬼,但也時有耳聞,他們最令人害怕的能力之一,就是在瞬間將全身細胞活化,讓所有能力提升,在這個狀態下的吸血鬼據稱就算是十個人一塊上也鬥不過。
 
  所有被提升的能力中,也包括了移動的速度,一旦進入這個狀態,他們的速度簡直就是在瞬間移動。而即使是半吸血鬼,移動的速度也絕對優於一般人類。
 
  絲琳撥了下她的紅褐短髮,擺出警戒的姿態,兩眼不斷左右掃瞄著,而凱諾也毫不放鬆的四處張望著。
 
  「……右邊!」當感覺到有東西從右邊襲來時,絲琳直覺性的揮出長鞭,在發現落空那瞬間,腰部受到了一記重擊,力道之大到讓她整個人橫飛了出去,然後以驚人的衝擊力撞上了步道旁的十字碑。
 
  「絲琳!」亞緹不禁大喊,半晌,耳邊傳來連續槍響,第一發擊中絲琳的腳邊,第二發則又飛到了大門口的牆壁上。
 
  「嘖嘖嘖、賞金獵人先生的槍法好像不太準耶?」聽著這句充滿諷刺意味的話時,仍舊無法得知聲音主人的正確位置。

  凱諾咬了咬下唇。然後他閉起了眼睛。
 
  「哼哼、你是打算放棄了嗎?這麼快就決定要束手就擒了……」
 
  「上面!」
 
  子彈剎那間狂奔而出,朝著凱諾左上方的行道樹飛去,自枝葉間傳來一聲悶哼後,斯克姆落地,他的左臂中彈,鮮紅的血順著手向下流。
 
  「大意失荊州啊。」凱諾笑了一下。
 
  下一秒,斯克姆又不見人影。凱諾又閉上了眼,仔細的感覺四周的動靜,左邊?右邊?還是一樣是上面嗎?然而,當明確感受到那股氣息之時卻是在……背後!
 
  要轉身瞄準再開槍對付極速的敵人,以普通人的速度,實在是來不及。凱諾憑著直覺將槍口朝後發射,但憑聲音也知道並未命中目標。
 
  接著他只得毫無防備的接受攻擊,就跟不久前的絲琳一樣,他的後背受到重擊,然後一頭撞到了伙伴身旁的十字碑。
 
  「那句話現在就還給你。」在塵埃落定後,斯克姆不屑的說道。
 
  他無視於亞緹的叫喊朝著兩人緩緩逼近,同時,稍微恢復的絲琳吐了口氣後再度揮出她的長鞭,這次斯克姆連閃都不閃,用單手就接下了黑蛇,並且改變了它的方向,將攻勢原封不動的送還給它的主人。
 
  絲琳呆若木雞的看著倒飛而來的長鞭,就在她忘記了還可以將長鞭離手,緊閉雙眼準備接受自己發出的攻擊時,一陣巨響,黑蛇應聲斷裂,墜落在石頭步道上。
 
  睜開眼,凱諾在身邊無力的喘著氣,是他在危急之時拖著重傷的身體瞄準了長鞭,這次不偏不倚的命中目標,他的伙伴也因此得救。
 
  「嘖嘖嘖、真是漂亮。」斯克姆譏笑道,「不過也到此為止了,這是你們剛剛說的。」
 
  他走近絲琳和凱諾,一邊一手捏著兩人的脖子,用著灰熊般的怪力將他們整個人提起懸在半空中,一使力,兩人感到尖銳的東西刺入皮膚,是屬於吸血鬼的利爪正侵入著他們的身體。
 
  連反抗的力氣都沒有,聽不見垂死獵物掙扎的聲音,斯克姆很是滿意的笑了笑。然後準備再度使力──
 
  「你快住手!!」少女的尖叫劃破了寂靜。她雙手緊握著那把銀色的左輪手槍對準眼前的惡魔。
 
  「你快放開他們,不然我要開槍了!」
 
  青年挑了挑眉毛,他頭也不回的說道:「妳射不中的。不,妳不會開槍的。」
 
  「你試試看!如果你再不放開他們,看我會不會開槍。」
 
  他仍舊沒有鬆手,也沒有回頭。
 
  「妳不會開槍的,妳怎麼會忍心對我……對維德……」
 
  「瞄不準你,我總瞄得準我自己。」
 
  槍口改變了方向,抵在少女的心口。
創作者介紹

幻想‧妄想‧亂想

kake02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engzi1028
  • 哇~好厲害哦你……我每次都寫不完一篇長篇小說……氣……寫到一半就累斃了
  • ㄎㄎ~~

    這篇算是我第一篇寫完的小說耶...
    是因為有時間的壓力才寫完的~

    我之前一直在寫的長篇也一直都還沒寫完說...@@||||||||||

    kake0226 於 2008/01/12 15:2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