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髮少女的話引起了半吸血鬼的興趣。

  他像是扔垃圾般將凱諾和絲琳隨手放下,在兩人的咳嗽聲下轉身往亞緹的方向前進。

  「我真的小看妳了,聰明的姑娘。」

  「你不要過來!我、我會開槍的!」

  「妳不會。」他故意搖了搖頭,腳沒有停止前進。

  「我會!」全身都在發抖的亞緹崩潰般的大叫,但是卻聽不到槍響聲,那把銀製的左輪手槍甚至連保障卡榫都還沒打開。
 
  「我說,妳不會的。」斯克姆已站在亞緹的面前,並前單手抓住了槍身。
 
  「放、放手!」亞緹又拉又扯的想要將槍抽離斯克姆的手,只是她又怎麼能比得過如同擁有怪力的斯克姆呢?他輕篾的彎起嘴角,手向旁邊一放,亞緹就摔了出去,手槍也跌個老遠。
 
  「早就跟妳說要妳聽話一點,怎麼老是講不聽?不給妳點教訓似乎是學不乖的樣子……」說著斯克姆轉了轉手腕,指尖的利爪亮晃晃的散發著另人恐懼的氣息。
 
  亞緹無能為力的跌坐在地上,她一下看著躺在一旁的銀色手槍,一下回頭看著步步逼近的惡魔,腦袋慢慢變得一片空白,甚至連自己會變成怎樣都無法想像。
 
  然而當她發現眼前的惡魔像是停格般沒有動作時,他的利爪正在眼前怪異的顫抖著。抬起頭,斯克姆垂著頭,全身抽搐著。
 
  亞緹趁機起身以最快的速度撿起了銀色手槍,然後用著謹慎的態度在斯克姆的數步之外停了下來。
 
  「……緹……亞緹……」
 
  她好像聽見在正呼喊自己名字的聲音。亞緹往前跨了兩步。
 
  「亞……亞緹……」那個人像是很吃力的樣子起身抬頭望向長髮少女。
 
  「……斯……不,維德?」她試探性的開口道,他點了頭。亞緹睜大雙眼,當她兩步作一步的想衝到他身邊時,卻被制止了。
 
  「維德?」
 
  「妳…妳待在那就好。」說著維德很是痛苦的雙膝著地。
 
  「……哈哈,斯克姆那傢伙,玩得太過火……忘記這副身體可是普通人的……」
 
  不斷活化細胞讓能力上升以應付戰鬥,比起一般時候更加消耗體力,就算是正牌的吸血鬼如果不稍加控制,終會有到達極限之時,何況是只有一半血統的半吸血鬼,平凡人類的軀體,更是無法承受這樣的力量。
 
  「這樣也好……我才找得到機會壓制他……」望著滿臉擔憂的亞緹,維德露出了安慰般的笑容。那笑容與眼神,確實是那個善良的維德。
 
  「亞緹……」
 
  「嗯?」
 
  「妳還記得,我說過的話吧?」
 
  「拜託妳……開槍……」
 
  亞緹睜圓了雙眼,她用力的搖著頭。
 
  「妳答應過我的!」維德的眉頭緊皺,眼神中流露著濃厚的懇求之意「開槍……快點!再慢我也……」他整個臉都扭了起來,再度垂下頭,不斷大口喘氣。
 
  「……求求妳……救救我……」
 
  長髮少女不斷搖著頭,眼框開始積起淚水。
 
  然而當那個人又一次站起身時,他的眼神再度變得冷漠,微微上揚的嘴角表現著他的邪惡,那個令人切齒的可惡傢伙又占據了維德的身體。
  「嘖嘖、維德那傢伙還真是會逮機會啊,趁我稍微沒力的時候就想跑出來。」
 
  「他是不是叫妳開槍啊?哼、妳這副德性,就算有一百發銀彈也沒用嘛」
 
  「……」
 
  「看起來他似乎信錯人囉。」
 
  他那種讓人冒火的笑聲充斥在步道間。
 
  「好了,我也不想玩了。妳就乖乖的跟我……」
 
  槍聲響徹整個步道。
 
  斯克姆瞪大了眼低頭向下一看,胸口的衣服正慢慢暈開陣陣鮮紅,特製的銀彈進入身體後開始分解,吸血鬼最為畏懼的銀正隨著血液流往全身。
 
  「妳……」說不出半句話來,他就這樣向後倒地。
 
  少女同樣瞪大雙眼,淚水早已爬滿她秀麗的面容,全身顫抖著的她手一鬆,銀色的左輪手槍咚一聲的落地,膝蓋一軟,少女失神的跪了下去。
 
  早就被遺忘在一旁的兩名賞金獵人,帶著滿臉的震驚搖搖晃晃的走到那個人的身邊將他扶起。
 
  「……維德?」絲琳輕輕的叫喚著。那個人皺了下眉頭,慢慢將眼皮稱開。
 
  「絲……絲琳……還有凱……諾……對不起……我騙了你們……」
 
  兩個人一同搖了搖頭。
 
  「其、其實……我一開始是想……想要你們將……將願望……讓給我,」維德斷斷續續的說道,「只是……沒能壓制住的我……就算有了願望……也……也無法用人……人類……的身份說出來……」
 
  咳嗽。維德滿口鮮血。
 
  「亞……亞緹呢……?」說到這,兩人才發現亞緹不知何時開始,跪在一旁失神的發著呆。
 
  「亞緹?亞緹!」絲琳過去晃了晃她的肩膀,她眼神空洞的看了絲琳一眼,才驟然回神。
 
  「絲琳?維、維德呢!」她情緒激動的四處張望,絲琳神情黯然的指著某個方向,凱諾扶著倒地的維德。
 
  亞緹跌跌撞撞的衝到維德身旁,眼淚不聽使喚的流個不停。看到亞緹的維德則是露出了安心的笑容。
 
  「亞緹……」
 
  「對不起!對不起!我……」
 
  「妳不用……跟我道歉……事情的結果……正是我……的期望……」
 
  少女心痛的搖著頭。淚水模糊了她的視線。
 
  「我……我很高興……」維德伸出手,想要為亞緹拭去眼淚,她哭著握住了那隻無力的手。
 
  「謝謝……謝謝妳……讓我能夠……用人類的身份……在最後一刻……」
 
  謝謝……在這句話之後,三個人再也聽不到維德的聲音。
 
  卵之塔前,只有悲痛欲絕的哭泣聲。
 
※※※※※
 
  在悲傷的氣氛中,三個人在石頭步道旁為維德挖了一個大洞。泥土一層一層蓋到了黑髮青年的身上,他的表情看來十分祥和,沒有一絲的後悔或不捨。
 
  在完成維德簡單的墓之後,亞緹起身走向旁邊的十字碑。
 
  「各位……請你們接受他,讓他在這裡安眠。他……只是個不幸的人,請不要對他有所譴責,希望各位能和他好好相處。」
 
  然後她又回到了維德的墓前。
 
  「維德,你就放心的在這裡吧!我已經拜託過這裡的人們了,如果他們欺負你的話,你要暫時忍耐喔!因為很快我就會來陪你了。」
 
  這句話讓絲琳和凱諾困惑了起來,先前跟這裡的逝者打聲招呼,作些請求他們倆可以理解,但是什麼叫作「很快就會去陪他了」?
 
  「亞緹?妳在說什麼傻話啊?難道妳想做什麼傻事不成?」絲琳憂心的對著亞緹說道。她笑了一下。
 
  「不是這樣的。」
 
  「凱諾跟絲琳知道,這些十字碑下面的人們是誰嗎?」
 
  這倒是考倒了他們。會是什麼人呢?以往的神官跟祭司嗎?凱諾如此問道。
 
  「都不是喔。」
 
  「他們都是我的同類。」
 
  「同類?妳是說這些人全都是……」
 
  少女的眼神和點頭的動作都明確的表示他們的答案是肯定的。
 
  「妳的意思是,女神之卵的繼承者會死嗎?」
 
  亞緹帶著微笑點了點頭。
 
  「開什麼玩笑!難道妳一開始就知道了,還是決定為我們實現願望嗎?」凱諾吃驚的大聲問道。
 
  還是點頭。她淡然的態度讓兩人簡直無法置信。
 
  「你們知道,繼承者擁有女神的力量吧?」
 
  實際上,這個力量就是召喚女神降臨的力量。
 
  在祈願者和繼承者到達「祈之間」時,力量就會發動,女神會因此降臨在繼承者的身上,聽取、實現祈願者的願望。
 
  「其實,我們就是承載女神之魂的容器,光是要讓女神之魂降臨就已經超出人類肉體的極限了,更何況是用這樣的身體發揮神之力實現祈願者的願望。」
 
  「所以,會死是很正常的啊。我不是說過,如果無法擺脫成為繼承者的命運,我希望至少能夠擁有自由選擇祈願者的權利嗎?」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你們讓我感到,為了你們,即使犧牲了生命也是值得的。」說著亞緹燦爛一笑。
 
  絲琳和凱諾無言的對看著,他們從未想過事情的結果居然會是如此。
 
  「我們走吧?祈之間還滿遠的咧。」
創作者介紹

幻想‧妄想‧亂想

kake02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