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無數條長廊,三人在一片沉默中登上了長長的螺旋階梯。

  每踏一階,凱諾和絲琳就覺得心情越沉重,這樣的結果跟他們當初所想像的大相逕庭,雖然可以許任何的願望,但兩人卻完全感受不到喜悅。

  螺旋階梯的頂端,有扇雕刻精緻的大門,在這扇門前,不用說他們也知道,最終的目的地就在裡面。

  「你們兩個,不要這種表情嘛!」亞緹拍拍看起來垂頭喪氣的兩名賞金獵人。

  越是聽到亞緹充滿元氣的聲音,絲琳和凱諾越是提不起勁,只要想到跨進這個房間後……
 
  「一切都會順利的啦!這不是凱諾說過的話嗎?」
 
  再怎麼拖時間似乎也沒用了,亞緹早已下定決心。都到了這個地方,他們實在也不可能不進那個房間就離開。
 
  「好,那我們一起把門推開吧!」即使無可奈何,絲琳仍勉強擠出一絲笑容對凱諾和亞緹說道。
 
  雕刻精緻的大門緩緩的被開啟,裡頭是一個充滿柔和光芒的空間,地板上複雜的圖騰漸漸亮了起來,絲琳一眼就認出那跟亞緹手上的,是相同的圖案。
 
  甫一踏入祈之間,兩人就見到長髮少女如斷線的人偶一般垂下了頭,接著她雙腳離地向圖騰的中心慢慢飄了過去。
 
  室內柔和的光線開始增強了起來,就在一陣讓人不禁閉上雙眼的強光之後,少女抬起了頭。她的面容並未改變,但就是給人一種被震懾住的感覺,有著壓倒性的存在感。
 
  睜開眼的凱諾與絲琳見到這般情景,忍不住就跪上了地。
 
  汝等之名為何……
 
  亞緹,應該說是女神緩緩的開了口。這個聲音並不是亞緹原來的聲音,語調低沉卻充滿祥和。

  一時回不過神的兩人只是呆呆的報出了自己的姓名。祂笑了。然後用著溫柔的語調繼續說道。
 
  精神不必如此緊繃,一切照著平時即可。
 
  這時微張著嘴的兩人才像回了魂似的互相看了一眼。
 
  汝等可知,能夠被實現之祈願,只有一個?
 
  願望只有一個……其實這個答案可想而知。如果說有複數個祈願者,願望也要跟著加倍的話,那帶個千軍萬馬來不就有成千上萬個願望嗎?
 
  兩人點了點頭。
 
  那麼,汝等之祈願為何?
 
  這個問題難倒了凱諾和絲琳。他們雙雙露出苦惱的神情,事實上,到這裡之前,他們一次都沒想過究竟要許怎樣的願望。
 
  絲琳咬著下唇起身踱步,凱諾單手撐著下巴苦思。
 
  汝等之祈願為何?
 
  女神重覆問了一次。這一問更加深了兩人的苦惱,絲琳開始抓起她的紅褐短髮,凱諾則是整張臉皺成了一團。
 
  實在是想不出來啊……凱諾抬起頭看著亞緹,她的表情是那麼的平和,她那銀灰的長髮像是在閃閃發光,身高雖然嬌小,卻充滿了活力,然而這樣的她……
 
  剎那間,某個想法像是子彈般打進了凱諾的腦海,他將腦袋歪向一邊,重新將那個想法反覆思考了好幾遍。
 
  如果是這個的話……望著亞緹,他的嘴笑向上彎了起來。接著他轉頭將目光轉向了伙伴的身上,絲琳已經停止來回踱步,表情看起來像是想到了什麼,她的目光跟不久前的凱諾一樣,落在長髮少女的身上。
 
  半晌,絲琳也將頭轉過來看著凱諾。就在那瞬間,雖然沒有開口,兩個人的心意卻像是相通似的相視而笑。
  此時,女神第三次循問他們的願望。
 
  汝等之祈願為何?
 
  他們互相點了下頭,絲琳用眼神示意由凱諾來開口,他飄了個「真的沒關係嗎?」的眼神,她則是回敬一個「你再不說我就扁你」的嚴厲表情。
 
  「……真是,都這種時候還那麼兇巴巴的。」
 
  絲琳聞言折起手指來,凱諾舉起雙手討饒。然後他調整了一下表情,吸了一口氣後開始說道:
 
  「嗯……偉大……不、那個……嘖!唉呀隨便啦!」聽這種口氣應該是找不到要用哪種敬稱,「親愛的女神,」
 
  噗!絲琳差點沒笑出來。親愛的?我的老天,你跟女神很熟嗎?
 
  「親愛的女神,我們的願望就是……」
 
  女神微微笑著,表情就像是等待凱諾繼續說下去。
 
  「請您讓亞緹自由。」
 
  女神的笑容像是暗淡了下來。她斬釘截鐵的這麼答道:
 
  意義不明的願望,無法實現。
 
  「什麼?哪裡意義不明啊,好啦,我說白一點就是了……我們的意思就是希望女神能讓亞緹活下去!」
 
  祈願者的性命並非吾將其奪去……
 
  「唉、這個我們都知道啦!亞緹都說過了,要讓女神之魂降臨,然後借她的身體實現願望,因為力量太強,所以肉體不能承受對吧?」
 
  汝等既知,為何許下此等祈願?
 
  「不是說什麼願望都可以嗎?」一旁的絲琳耐不住性子插起嘴來,「我們什麼都不缺,什麼都不想要,只希望您能夠大發慈悲放亞緹一馬,給她一個活下去的機會,她還這麼年輕,還有大好的人生要過,為什麼要為了實現別人的願望而死掉!」她越說越激動,讓凱諾不禁感到汗顏,他用手肘頂了頂絲琳。
 
  「你幹嘛啦!自己剛剛還不是用這種口氣!」她不滿的對凱諾發飆,他作了個手勢表示接下來交給自己,並且要絲琳冷靜一點。
 
  「親愛的女神大人,」這次還加上了「大人」兩個字,凱諾盡可能的將口氣降到最卑微的態度。
 
  「就像絲琳說的一樣,我們其實什麼都不缺,但亞緹她不是……」他繼續說著,努力的按捺情緒。
 
  「她的人生已經失去太多……失去家人,失去家,沒錢,沒朋友,甚至沒談過一場戀愛……到了最後甚至要這樣莫名其妙的就失去生命!」只是說著說著,他也不免激動起來,尤其是看著表情始終沒有變化的女神的臉。
 
  「她什麼也沒做錯,只是倒楣的被命運安上了繼承者的身份!雖然不知道她可以活多久,但絕不是在這個時候、這個地方,就這樣莫名其妙的死去!」
 
  「我們不求要有無限的財富、無上的權力,或者是要毀滅世界還是稱霸世界這種無聊的願望,只是請您將這個少女的人生還她,有這麼困難嗎?您不是這世間最偉大、最慈愛的女神嗎?難道連這樣渺小的願望都無法達成?」最後甚至連這樣的話都說了出來,這下換絲琳拉了拉凱諾的衣角,凱諾先是轉過頭瞪了她一眼,片刻,他發現了自己的失態。
 
  女神默不作聲。祂閉上了雙眼。
 
  「這下完蛋了啦……還敢叫我冷靜,你自己根本就是在火上加油嘛!」絲琳小小聲的譴責起滿臉慚愧的凱諾。
 
  兩人低著頭偷偷觀察女神的表情變化,她並沒有因為他們的不當發言而面露慍色,雖然比起一開始的笑容變得嚴厲了一點,但樣子絕對不是在生氣,反而比較像是在煩惱。
 
  就在兩人後悔著自己的大放厥詞,膽戰心驚的等待了有如一個世紀那麼長的時間後,祂張開了雙眼。
 
  汝等之祈願,是繼承者,這名少女的生命嗎?
 
  凱諾和絲琳誠惶誠恐的雙雙點頭。他們已經不敢再多說半句話了。
 
  祂再度露出了一開始看到的那種平和微笑。
 
  在數不清的歲月當中,吾從未見過汝等同樣的祈願者。
 
  兩人聞言受寵若驚的抬起頭,看著滿面笑容的女神,心裡不禁升起了一股希望。
 
  「您、您的意思是……?」
 
  祂再一次閤上雙眼,而在祂舉起雙手的同時,地板的圖騰又開始亮了起來,整個祈之間也充滿光芒,越來越亮,越來越亮,直到兩眼無法承受而閉了起來……
 
  就如汝等所願吧……
 
  在失去意識之前,兩人好像聽到了女神如此說道。
 
※※※※※
 
  醒來的時候,祈之間已經不再光亮,只有四個角落飄浮著照明的光球。
 
  絲琳和凱諾用著迷濛的眼神四處張望了一番,等彼此的眼神對上之時,他們才猛然想起剛剛發生的事。
 
  「亞緹!」兩人從地上彈了起來,然後到處尋找長髮少女的蹤影,沒多久,便看見她躺在室內的正中央。
 
  他們趕緊上前察看亞緹的狀況,她的胸口安穩的起伏著,證明她還活著,而外表除了看起來像在沉睡之外,一切都跟進來之前的模樣沒有不同。
 
  兩名賞金獵人不約而同的吐了口氣。
 
  「走吧。我們回去了。」凱諾輕手輕腳的抱起沉睡中的少女,他們不打算把她叫醒,看她的樣子,想必是累壞了吧。
 
  絲琳溫柔的摸了摸亞緹軟軟的長髮,然後抬起頭對伙伴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回去囉。」
 
※※※※※
 
  亞緹在一片光海之中醒來。
 
  我已經死了嗎……她有些困惑的往四周探看,除了光以外,什都沒有。她起身到處走走,感覺自己好像身處在一個無邊無際的地方。
 
  突然,一個小小的光球從天而降,亞緹伸出雙手來接住了小光球,然後,有個溫柔的聲音自其中傳了出來:
 
  被命運所牽累的小姑娘啊……
 
  「咦?」亞緹將臉湊近光球傾聽。
 
  妳遇到了非常特別的伙伴。因為他們,妳的命運改變了。
 
  少女的臉上寫滿了不解。
 
  這裡並非妳的歸屬……
 
  聲音停止,光球從亞緹的手心彈跳了出去,接著四周的光海越來越亮,越來越亮,直到兩眼無法承受而閉了起來……
 
  回到他們的身邊去吧。
 
  在她張開雙眼前,聽見了這句話。
 
  撐開眼皮,亞緹看見了木製的天花板,而動了動身體,她發現自己躺在一張軟軟的床舖上,蓋著純白色的棉被。她緩緩坐起身,對於自己現在身處的地方還是感到一陣困惑。
 
  然後她聽到了從地板傳來的說話聲。
 
  「噯、你說女神是不是在耍著我們玩啊?」每個字都聽的很清楚,看來這地板(樓下的天花板)是沒什麼厚度。這個聲音是女聲,說話的口氣十分熟悉,難道會是……
 
  「妳怎麼這樣說嘛,我們在昏倒前分明就有聽到『就如汝等所願』啊!」這個男聲也是一樣耳熟,此時的亞緹已經忍不住跳下床往外奔去。
 
  「如果不是在耍我們,她怎麼到現在還不醒來嘛!」
 
  「我哪知道……」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打斷了兩人的對話。
 
  「絲琳!凱諾!」亞緹站在樓梯口又驚又喜的喊道。兩個人一起轉過了頭,吃驚的眨了眨眼。少女兩步作一步的奔下階梯,撲到了絲琳的懷裡。
 
  「我以為……我以為再也沒有機會看到你們了……連再見都來不及說……」亞緹哽咽的說道。
 
  絲琳滿面笑容的拍了拍亞緹的背,然後瞄了凱諾一眼,他丟了個「妳看吧」的微笑給她,她俏皮的吐了下舌頭。
 
  絲琳將亞緹扶了起來,將她留了滿臉的淚水擦了擦,接著拍拍身旁的椅子。
 
  少女綻出了笑容,坐了下來,三個人開始沒日沒夜的聊個不停。
 
※※※※※
 
  數日後,完全恢復精神的兩名賞金獵人,準備在這個天氣大好的日子,出門去重新開始他們的工作。
 
  「對了,有個問題一直沒問你們。」在早餐的飯桌上,長髮少女邊咬著吐司邊說道。
 
  「?」
 
  「你們……為什麼會許下那種願望呢?」
 
  「那種願望?」凱諾挑了下眉頭,一口吞下了煎蛋後繼續說道,「不然妳覺得我們會許什麼願望啊?」
 
  亞緹聳聳肩。
 
  「妳覺得我們會許願毀滅世界嗎?」
 
  「當然不會,世界都毀滅了,我們兩個還能活命嗎?我看只能……」他作了個手勢表示「死翹翹」的意思。
 
  「無限的財富?」少女搭話道,這是她之前用來利誘這兩名賞金獵人的願望。
 
  絲琳和凱諾雙雙搖頭。
 
  「雖然有花不完的錢是很好啦……可是這樣我們倆個還有什麼搞頭啊?」絲琳邊為餐包抹上奶油邊答道。
 
  說的也是,賞金獵人最大的成就感除了在捉拿到難纏的犯人,就是在領賞金的時候了。
 
  「無敵的力量?」
 
  「那還不是一樣,這樣就沒人是我們的對手了,多無聊。」
 
  「比起那些無聊的事,倒不如讓妳這麼可愛的小妹妹繼續活下去。」凱諾瞇著眼笑了一下,絲琳也跟著咧嘴而笑。
 
  沒有刻意、矯情的言詞,他們這麼直接的理由給亞緹的感動深刻的坎進了心底,她又忍不住眼眶泛紅,吸起鼻涕來。
 
  「別哭啦,還有大好的人生在等著妳喔!在這之前,妳就在待這裡好好的休息休息,然後想想以後要做些什麼。我們呢,就先充當妳的監護人好了。」
 
「  不過呢,提供食衣住行的監護人要出門去攢錢囉,再不抓幾個小癟三來換點金幣,我們就要喝西北風啦!」絲琳笑著站起了身,凱諾早已離開了座位,將他們慣用的物品準備妥當。
 
  「都弄好了,可以走囉!」他轉過頭叫著絲琳,她跟了上去,兩人一塊往大門前進。

  「等一下!」在兩名賞金獵人踏出大門前,亞緹如此喊道。
 
  「嗯?」
 
  「……我,」她有些羞赧的小聲說道,「我可以跟你們一起去嗎?」
 
  「啊?」
 
  「妳的意思是……妳也想加入我們,當賞金獵人嗎?」
 
  長髮少女沒什麼自信的點了點頭。絲琳和凱諾面面相覷。
 
  「……不行嗎?」
 
  兩個人沈寂了一下,他們回頭偷偷瞄了亞緹一眼,她一副又期待又怕受傷害的模樣,不知為何,竟讓人感到很想發笑。凱諾和絲琳對看了一眼,聳了聳肩。
 
  「……讓妳加入也不是不行啦……」凱諾轉過身推了下他的單邊眼鏡,亞緹兩眼一亮,「不過呢,先收起妳現在那副沒自信的樣子,」
 
  「還有,妳還是好好的把自己養胖,多長高個幾公分,然後我跟凱諾再跟妳討論看看,用什麼當妳拿手武器吧!」絲琳指著桌上沒吃完的早點接口道。
 
  語畢,兩名賞金獵人帶著工作用的傢伙跨出了大門,亞緹雙手握拳為自己慶祝了一番,然後她拿起餐桌上的食物繼續吃了起來。
 
  站在門口帶著感動、感激、喜悅等心情的亞緹,目送著凱諾和絲琳的背影。
 
  這次她不但看見了希望,更看見了無限美好的未來。
 
─全文完─

=================================
  耶~終於po完了,從頭看到尾的看官們(雖然沒幾個)不知道看完的感想是什麼呢?

  雖然是個很芭樂的故事,畢竟是在一個月之內趕出來的東西,之前有想說要不要改編後再po出,不過覺得要po就要po出當時拿去投稿時的版本,所以就一字不改的給它po啦~!pei自己很喜歡原本寫好的樣子,也希望看的人喜歡喔!

創作者介紹

幻想‧妄想‧亂想

kake02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