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重的雲層散去後,陽光在晴朗的藍天當中持續散發他的光芒,使得溫度節節上升,直到過了正午更是變得悶熱,讓一行人前進的速度稍微變慢了一些。

  抬頭前望,隱約可見巨塔高聳的輪廓,證明路途已經不遠,而相較於昨日怪物輪番登場、防不勝防的情景,今天可說是一路順暢,感覺好像從除怪大隊變成悠閒的登山人似的。

  不過越是接近目的地,反而越是悠閒不起來。

  為了想一個好藉口,絲琳、凱諾和亞緹可是傷透腦筋。不能到時候禁止維德跟著他們進塔,又不好直接跟他說他們的目的……
 
  「還是等會兒把他打暈好了?然後再綁起來。」凱諾用著如呢喃般的音調說道。絲琳和亞緹輕晃腦袋,用眼神表示這個方法很差。
 
  「乾脆直接說了好?反正都已經有兩個人了,多一個也沒差。」絲琳說的方法就如同她的直腸子個性一樣。不過同樣被另外兩人否決了。
 
  從昨日與大批怪物的戰鬥中,顯而易見的看得出維德的身手不凡,雖然凱諾跟絲琳有自信能夠打贏維德,但畢竟這是下下之策,非到必要之時,他們並不想傷害如此友善的青年,而且基於以下的理由更是行不通:
 
  「不行,如果到時候只能許一個願怎麼辦啊?我們兩個還好商量,可是誰知道維德的願望是什麼呀!雖然他看起來很善良……但是畢竟才認識幾天,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凱諾瞇著眼睛說道,在說這句話時,他們正在一座巨大的獨木吊橋上,通過這裡再往上經過一段階梯就可以到達卵之塔。
 
  「三位在討論什麼啊?能不能讓我加入呢?」前方飄來維德詢問的聲音。
 
  「我們只是在討論等下要從哪開始觀光。」絲琳隨口敷衍了一句,凱諾拿著之前從維德那借來看的「卵之塔導覽」晃了兩下。
 
  「沒什麼、沒什麼!」凱諾和絲琳抬起頭異口同聲說道,還一人伸出一隻手左右晃了幾下表示真的沒什麼的意思,然後低下頭繼續小聲討論起來。
 
  「這樣啊……」維德淡淡的說著,他的嘴角微微彎了起來。
 
  「你們好像很煩惱……」過了一陣子他們又聽見維德如此說道。
 
  「想藉口似乎真的很難的樣子。」
 
  兩個人不約而同的露出「就是啊」的表情對看了一眼,片刻,當他們發現這句話不對勁而再度抬起頭時,只見維德面帶怪異的笑容並且擒住了亞緹。
 
  「這副蠢頭蠢腦的樣子,你們似乎以為我很好騙是吧?」
 
  「不過看來被騙的反而是你們嘛。」說完他哼哼笑了幾聲,維德現在的模樣簡直像換了個人,說話的語調也怪聲怪氣的。
 
  「維德?你在說什麼?怎麼都聽不懂?還有,你幹嘛抓著亞緹?」絲琳不解的問道
 
  「維德?喔、那傢伙被我扁了一頓現在在睡覺呢。我是斯克姆。」
 
  維德的話讓人感到疑惑,三個人的眉頭都緊緊的皺了起來。
 
  「看起來你們還沒搞清楚狀況嘛。我跟他,維德,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共用著一個身體,唉、說起來真是可悲,以我這麼高貴的身份與血統,居然有著這樣不搭調的外表。」
   
  「不過也不是完全沒好處啦,拜這外表所賜,毫不費吹灰之力的就騙了三個笨蛋。」
 
  完全搞不懂在說什麼東西……絲琳和凱諾滿腦問號的看著維德,應該說是有著維德的外表,卻自稱是斯克姆的青年。
 
  「唉、雖然是賞金獵人,但畢竟也只是平凡又愚蠢的人類。想知道就告訴你們也無妨。」
 
  「我,是永生族,就是被你們醜化成『吸血鬼』的高貴種族。而維德跟你們一樣,是低賤又愚蠢的人類。」
 
  在這個妖物橫行的世界,有吸血鬼這種存在一點也不讓人驚訝,然而對任何凶禽猛獸都能想出辦法的人們(最多是拔腿就跑或是少接近牠們的棲息處),對於這支神出鬼沒的夜之種族卻是束手無策。
從前,吸血鬼們只當作人類是維持日常生活的食物,因此遇上他們的人通常只有迎向死亡這個結果。
 
  只是不知從何時開始,某些抵死不從的人類引起了他們的興趣,逃過鬼門關的人被囚禁在暗無天日的地方,當作有趣的寵物看待。到了後來竟有吸血鬼對人類產生了感情,不但將其變成了同類,甚至於當成了永生的伴侶。
 
  半吸血鬼就是這樣誕生的。一半是人類,一半是吸血鬼,他們不像一般的吸血鬼害怕陽光,可以在白天行走(不過曬太久陽光還是會生病),而各方面的能力雖然不及真正的吸血鬼,卻比一般人類要來的優秀。
 
  「半吸血鬼……」絲琳和凱諾面面相覷,沒想到一直當作笑話的傳說居然是真的(「有誰要嫁給吸自己血的傢伙啊,還幫他生小孩咧。」曾經,和凱諾在一次閒聊中絲琳如此說過)。
 
  「哼、維德那傢伙居然還看我不順眼咧!」
 
  「不過沒關係,那傢伙很快就要消失了,我就再原諒他一次好了。」
 
  「你、你這是什麼意思?維德為什麼會消失!」亞緹拼命扭動身體想要逃脫束縛。
 
  「呵呵……他總是這麼死腦筋,老是拼命想否認自己是半個吸血鬼……如果不是這樣,也許我們能夠和平共存。這次也是,居然想瞞著我……」
 
  「反正我也發現了,想要讓我消失……現在看是要消失。」
 
  「到底是什麼意思……」
 
※※※※※
 
  「你是說,你早就知道我們上山的目的了?」
 
  根據斯克姆的說法,維德一直不願承認自己有著一半的吸血鬼血統,因此在得知有關女神之卵繼承者的事情後,他就不斷到處調查,希望能夠發現繼承者以實現他想成為完全的人類的願望。
 
  只是,就如同書上寫的一樣,就算調查的再多,也無法得知究竟新一任的繼承何時會出現。
 
  「本來還以為他會放棄呢,」斯克姆不屑的撇撇嘴角,「不過真虧他想得出這種辦法。」
 
  所謂的辦法,就是待在赫芬沃山下的村子守株待兔
 
  絲琳、凱諾和亞緹再度滿面疑惑。
 
  「說你們笨還真的是笨耶!」
 
  事實上,由於卵之塔位在海拔太高的山頂,加上山路崎嶇使得運送物資變得困難重重,早在很久以前就沒有人願意待在那個地方,一個連神官跟祭司都沒有的神殿,又有哪個人會前往參拜呢?
 
  「他說要上山參拜只是隨便亂掰,沒想到你們這麼順便的就拿來當藉口……知道卵之塔為什麼會在那種地方嗎?」
 
  「那是給祈願者的考驗。不管是幸運碰上也好還是千辛萬苦才找到繼承者也好,總之要實現願望可沒那麼簡單,千里迢迢的路程、滿山滿谷的阻礙都是。」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嘛?也沒有白白可以實現的願望。」
 
  「現在咧,雖然還是有人登上赫芬沃,但全都是來觀光渡假,通常都會停留第一個休息站,大概玩個一兩晚就會下山去啦。」
 
  「會繼續往上爬的,目的是什麼就不用說了。」斯克姆自顧自的作起結論。
 
  「好啦,廢話太多。從剛剛你們的對話裡就可以知道,這位美麗的小姑娘就是繼承者。」他嘖嘖兩聲誇張的表示,即使三人的對話在山腳下講他也聽得見,擒住亞緹的手加強了力道。
 
  「所以……你們兩個呢,」在說這句話的同時,在不知不覺間斯克姆和亞緹已通過了吊橋。
 
  「已經沒有任何存在的價值了。」
 
  瞬間,還來不及看清他手上究竟拿出了什麼東西,固定吊橋的繩索在就眼前斷裂,橋面開始往下墜落,失去重心的凱諾和絲琳只得朝深不見底的山谷下墜,而無力阻止一切的亞緹只得眼睜睜的看著不幸發生。
 
  「絲琳──!凱諾──!」
 
  「別叫了。那兩個蠢蛋包準摔得粉身碎骨啦。」斯克姆斜暱著眼看著自己的傑作。
 
  「維德說的沒錯……你這個惡魔!」亞緹忍無可忍的衝上前搥打起眼前這個可恨的傢伙,不過她的手一下就給抓住,動彈不得。
 
  「妳給我安份點!」斯克姆滿臉猙獰的模樣將亞緹推倒在地。
 
  「要不是妳是繼承者,我早就讓妳跟著那兩個蠢蛋下地獄去啦!」
 
  長髮少女憤恨的看著他。
 
  「你不要妄想了!只要我不願意,就算到了『祈之間』,女神也不會實現你願望的!」
 
  祈之間位於卵之塔的深處,祈願者和繼承者必須進到這個地方才能談要許什麼願望。
 
  「嘖嘖、妳知道的也不少嘛,不愧是繼承者。只是,從來就沒有一個祈願者的願望沒實現過。這點妳該不會不知道吧?嗯?」
 
  「所以、該放棄妄想的是誰呢?」
 
  令人憎惡的笑聲響徹雲霄。
創作者介紹

幻想‧妄想‧亂想

kake02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